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珠三角中小企业融资难上难

2018-11-05 10:09:38

珠三角中小企业融资难上难

本报 蓝 姝 广州 深圳报道

金融危机肆虐,珠三角上百万家中小企业面临深度考验,多年以来的融资难问题更加突出,融资生态恶化。一方面,危机让银行对于中小企业贷款更加紧缩,另一方面,中小企业资金饥渴催生了各种形式与名目的地下钱庄、高利贷机构,高额利息负担让中小企业更加伤痕累累。在专家看来,珠三角的中小企业融资难比长三角更为突出,其融资生态更为复杂。庞大的新增信贷能否分一杯羹给中小企业?

月利率高达20%

灰色金融凶猛

在抵押了房子、车子所拿到的贷款依然远远不够恢复生产所需要的费用后,广州新塘从事工艺品加工出口的陈老板不得不一咬牙,以20%的利率借了高利贷。据统计,珠三角已经有40%的中小企业在金融危机中倒下,而存活下来的企业为了维持基本运转,不得不借助于高利贷。

对像陈老板一样在金融危机中艰难撑下来的中小企业来说,资金匮乏让他们命悬一线,银行融资无门也使得他们不得不为生存孤注一掷。

据了解,广东中小企业潜在资金需求高达2万多亿元,而通过银行信贷渠道、政府扶助基金等能够解决的资金总体比例不到10%,以中小企业比例为99%的深圳市为例,60%以上的企业都存在融资难困难,一季度深圳中小企业资金缺口就达1.2万亿元,而银行对500万元以下小企业的贷款却只有300亿元,占整个金融机构贷款发放比例的2%。中小企业巨大的资金需求催生了地下钱庄、高利贷机构等民间灰色金融的繁荣,他们打着信用担保、信用贷款、无抵押快速放款等招牌提供短期高息融资牟取暴利。

在珠三角主要城市广州、深圳、东莞等地了解到,近年来高利贷生意火爆,金融危机使得企业资金短缺更加严重,一些企业为了救急,不得不求助高利贷机构的资金。了解,从事或变相从事高利贷生意的机构主要有两种类型,一类是有着典当、担保、投资公司、股权融资等正规牌照的机构,这类有着正规牌照的群体往往在正规业务基础上从事或者变相从事高利贷业务,另一类就是较为隐蔽的各种民间放款。

正规军身份的群体中放贷为凶猛的是担保公司,而广东是全国担保公司多的一个地区。从一位从事担保业8年多的行业人士王先生处了解到,担保公司一方面以担保中介的名义,赚取担保费,另一方面,则赚取息差,而这一块暴利惊人。还有一些担保公司罗了一些银行出来的人员,变相套取银行资金后,再利用银行资金去谋取短期融资暴利。

王先生称他们所做的非银行放款担保中月息也达3%,一般都在月息5%以上,的达到过20%。王先生称,利息的高低取决于企业主是否有抵押品以及其需求资金紧急程度,金融危机以来,担保机构放了很多没有抵押的信用贷款,利息都很高,一般在10%以上。

另一个凶猛的正规军则是典当行,近两年来典当业在广东发展迅猛,机构主体数量从2007年初的十几家一下子扩张到2008年底的161家,从事的业务范围从初传统的金银珠宝电器等贵重物品典当扩展到房产、不动产融资、股票等领域,但大多数典当行对外宣称的卖点是其快速的融资放款业务,放款量甚至被放大到其注册资本金的数万倍,如广州一家注册资本金为1000万的典当行竟声称可以提供高达数十亿元的融资放款。典当行的利率在月息3%以上,这也是针对有抵押的放款。投资公司的放款条件相比典当行似乎更加宽松,但利率更高。

据悉,有70%的担保公司放弃主业,打着信用担保招牌,靠变相吸收存款、发放贷款搞“钱庄”生意,有的串通银行倒卖贷款,通过为企业提供短期高息融资牟取暴利。

形式更为隐蔽的是民间高利贷,其主要在熟人或者朋友介绍的圈子里面,这类贷款主要是靠个人信誉,风险高,但回报也高。据了解,有的几天借款利息就高达20%。他们往往也和担保公司、典当行发生业务联系。

凶猛的放贷市场也催生了形形色色的专业追讨债务公司。事实上,追讨债公司广告在广东随处可见,当地报纸的分类广告中相当一部分都是追债公司。据了解,放款机构身后往往都有追债公司,相当一些追债公司和黑社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融资难根在体制

“以前融资难,现在融资难上难。”这是广东银监局一位研究人士的感慨,他称在追逐利润、控制风险和成本硬约束下,银行们嫌贫爱富是天性。金融危机爆发后,珠三角出口形势恶化,大量中小企业倒闭,银行基于风险控制的目的一度基本上停止了对中小企业的贷款发放。

有关统计数据显示, 国家4万亿刺激内需投资、银行7万多亿新增贷款,少有投入到中小企业身上,大多不是投向了国家立项的大项目就是流进了国有企业的腰包,而中小企业占我国全部银行的贷款金额比重却不升反降,从去年底的22.5%降到了今年一季度的15%。珠三角地区的银行新增信贷流向也主要是政府项目和国有性质的制造企业,以广州为例,银行信贷资金主要投向了政府基建项目,广州基本建设投资和更新改造投资增速高涨,分别增长39.8%和46.4%。

不仅大银行偏爱大企业、大项目,就连标榜以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为主的中小股份制商业银行也偏爱大企业政府项目,而一些声称推出面向中小企业绿色贷款的中小股份制商业银行,其真正发放给中小企业的贷款在其整个贷款结构构成中连10%都不到。中小银行并没有像其所宣称的在中小企业贷款方面多做开拓,而是和大银行一起,在大企业、政府项目上展开包括降低利率、各种公关在内的惨烈厮杀。譬如深圳地铁项目贷款、广州的亚运会场馆建设,几乎所有的银行都参与了贷款银团的角逐。

深圳银监局局长刘元认为,大多数银行为大企业制定成形的融资政策和风险管理制度,与小企业融资现状和需求特点不适应,这些针对大企业制定的标准和自身的风险管理制度建设与小企业服务有冲突,因而银行对小企业的金融服务需要新的机制。

银行传统的融资模式都是建立在抵押品基础上,一些中小股份制商业银行尽管在抵押品方面进行了金融创新,推出了突破传统动产与不动产抵押限制的贷款产品,譬如深圳发展银行多年推行的面向中小企业贷款的“供应链金融”,就是将抵押物衍生到了贸易链条上的应收款、现金流等,但其业务创新上依然更需要切合企业的实际情况。在深圳从事安防器材生产的王先生是难得的在金融危机下依然能拿到不少订单的中小企业主,但他依然面临融资难题。

目前,尽管在政府与监管部门推动下,包括四大行在内的诸多银行都开始成立专门的中小企业融资部门,也大张旗鼓地宣言如何给中小企业开通绿色贷款通道,但正如一位行业人士所指出的,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银行给中小企业贷款的创新动力问题,则“银行们这个应上层政策而设立的部门不过是个摆设”。

一位长期研究中小企业贷款的人士打了一个比方,将广大中小企业的融资需求看成一个金字塔的话,一些谨慎试水的银行仅仅解决了上面一层,就是那些资质良好、有资产抵押的企业,或者银行已经探索了可以按照他们某种模式找到相应抵押品的企业。目前,从中央和各地政府都在力推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政策,譬如设立政府辅助基金则解决了中小企业部分中间企业的融资需求,而更多的更大范围的中小企业依然是融资无门。

从某种意义上说,珠三角经济真正复苏的全面动力取决于中小企业。

粗线机
自动热切机
泡沫玻璃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