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信息港

当前位置:

酒家雪谷双英探宝记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大兴信息港

导读

话说南朝梁代末君元帝萧绎定都江陵后,漠视民生,不理朝政。每天不是吟诗作赋、寻欢作乐,就是搜刮民膏、豪夺强取。致使民不聊生、民怨四起。三年后,

话说南朝梁代末君元帝萧绎定都江陵后,漠视民生,不理朝政。每天不是吟诗作赋、寻欢作乐,就是搜刮民膏、豪夺强取。致使民不聊生、民怨四起。三年后,西魏大军一举攻下江陵。元帝出逃前,急命心腹速将所掠金银珠宝匿藏,尔后密令将参与藏宝之人尽数杀害。元帝在逃亡途中,被西魏大军俘虏,终因不舍财宝而丧命。西魏大军在江陵城翻箱倒柜,企图寻出元帝所藏之宝。无奈他们掘地三尺,可终还是无功而返。元帝宝藏便成了世上未解之谜。  到了满清年间,荆州一位江湖高人逗留于天宁寺,无意间发现天宁寺藏宝的地宫。此人是反清复明的志士,他拟将此事告知天地会吴六奇,希望吴挖掘此宝,以作反清复明资用。为保无虞,他将藏宝的秘密用密码形式暗藏于《唐诗选辑》内。怎料世事无常,此人未到,吴已遭不测。无奈,他将希望寄托于吴的同门师兄弟梅念笙,并告知其秘密和期望。了却心愿后,他便退隐江湖。从此,梅念笙将暗藏宝藏密码的《唐诗选辑》随身携带,伺机成就大业。  江湖险恶,人心叵测。梅念笙的三个徒弟万震山、言达平、戚长发,皆非善良之辈。他们原本各怀绝技,拜梅为师,只为这连城诀和宝藏而来。三人终原形毕露,竟联手弑师。打斗以梅受伤落水,三人抢得连城剑谱而结束。此后,三人便着魔地研习剑谱,练习剑法。  这梅念笙命中不该有此一劫,落水后幸得壮士丁典所救。他临终前,将连城剑诀和有宝藏密码的《唐诗选辑》交予丁典,以报其相救之恩。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丁典遂即被江湖中人所“通缉”。在狱中,丁典阴差阳错地结识了戚长发之徒狄云。二人情投意合,相见恨晚。丁典临终前,又将《唐诗选辑》和剑诀传与狄云。  戚长发在荆州天宁寺为独得宝藏,竟欲加害徒弟狄云。狄云看破红尘,从此消声匿迹。  天宁寺地宫藏有宝藏,很快便在民间传开。无数江湖之人闻风而动,纷纷沓至。致使天宁寺再难安宁,在终日的滥挖、打斗中,殿倾庙毁,地宫坍塌,陈尸遍野。  不知过了多少年,江湖上又有传言,那天宁寺地宫被盗的并非元帝所藏之宝。于是,探寻元帝宝藏的行动又在江湖上风起云涌,演绎了一个又一个离奇的故事……      节 退江湖远离是非 隐雪谷平静度日     “孤鸿海上来,池潢不敢顾。”一个年约二八的少年口诵诗句,挥剑起舞。但见他:  剑击四路,眼观八方。腾得高,跃如鹰盘旋;站得稳,落如虎吞食。目随剑锋射寒光,心与山巅争高低。好个少年郎,真乃小英雄。  旁边站着一名同龄少女,她连声叫好、不停喝彩。不远处,有一对中年男女面含笑容,远远观望。远山连绵起伏、白雪皑皑,四周人烟稀少、空荡辽阔,真乃雪域仙境也。  那少年舞剑一招一式堪称出神入化,口中一诗一句真有板有眼。中年男人望着望着,渐渐地神情恍惚、目光迷离,嘴里喃喃道:“师傅,你好狠心!师妹,你好可怜啊。”  中年女子还在忘情地欣赏少年舞剑,听到中年男人自言自语,一脸无奈,轻声说道:“狄大哥,是不是又想起往事了?”  被称作狄大哥的男子名唤狄云。但见他:  剑眉豹眼,阔口方鼻。身高约八尺,体格真健壮。袖束口,腿绑带,十分精干;肩挎弓,腰佩剑,潇洒。一身皂衣百纳鞋,堪比当年武二郎。  狄云回过神来,对着中年女子,缓缓地说:“笙儿,自从我们退隐雪谷,我就决心退出江湖,忘却恩仇,平静生活。可今日看到龙儿练习连城剑法,却不由得想起了往事……”  被称作笙儿的中年女子名叫水笙,虽年近四旬,但风韵不减。但见她:  肤如凝脂,面似桃花。眉若画黛,唇像描丹。阿娜多姿,体态风流赛西子;端庄素雅,一袭白衣如雪仙。  水笙听完狄云之语,双眉紧蹙,陷入沉思。良久,她遥望雪山之巅,像是对狄云诉说,又像自言自语:“狄大哥,我水笙本是江南四奇“落花流水”之后,江湖上闻名,侠女中位列。没成想命运乖舛,时运不济,我由父母掌上明珠沦为孤儿,一代风流侠女匿于雪谷。天可怜见,地不弃我。我在雪谷危难之时,幸有狄大哥你舍身相救,才有今日我们四人相聚,相安度日。大恩不言谢,大爱亦无声。所以,我们要珍惜缘分,相伴永远。你说是吗,狄大哥?”  狄云心有同感地道:“嗯,缘分可遇不可求,聚散尽是天安排。安安乐乐就是福,平平淡淡才是真。我们是该相互守望,珍爱一生。不过,我做的不够好,让你们跟着我过清苦的日子,不知道两个孩子有没有怨言?”  水笙动情地道:“你做的已经够好的了,有责任,能吃苦,忍辱负重,能屈能伸,是个真实、真正、真心的男子汉。我挺后悔为什么没有早早遇见你。”  狄云顿时满脸通红,不知是因为天冷还是害羞。“我们要珍惜现在,更要走好明天。”他又用手指着练武的少年道:“你瞧龙儿,他已渐渐长大,变高、变壮、变强,他就是我们的希望啊。”  “还有空心菜,她也是我们的希望啊。”水笙指着看狄龙舞剑的少女,欣慰、幸福地说,“她已到待嫁之年,如冰雪纯洁,若雪莲娇艳。真是女大十八变,越长越好看。”  “笙儿,谢谢你。空心菜虽是仇人万圭之女,但也是师妹的骨肉。万圭虽死有余辜,师妹却有情有义。你能把她当作亲生女儿,我真的很高兴。”狄云充满感激地说道。  水笙闻言叹道:“狄大哥,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夫妻之间何必客气?再者,这孩子本就纯真可爱,又与我有着同样的遭遇。我怎能不疼她。”  狄云情不自禁地握住水笙的手,热泪盈眶,激动万分,心中纵有千言万语,却一时无法表达。此时无声胜有声,心有灵犀一点通。二人便不再说什么,继续一同观看少年舞剑。正是:  江湖从来是非多,恩怨相报起端祸。  看破红尘始觉醒,隐退雪谷天地阔。     第二节 狄云不愿再出山 水笙细究书来源    “狄大哥,且慢走,我有事要与你商量。”一天吃罢午饭,狄龙与“空心菜”相跟出去练剑,狄云准备外出打猎,水笙连忙叫住他。  “笙儿,什么要事,这么郑重其事。”  水笙稍加犹豫,上前说道:“狄大哥,你莫嫌我话不中听,休要动怒发火。这雪谷虽说安静,但毕竟缺衣少穿,甚是不便。我想等到他们学会连城剑法后,去山外闯荡闯荡,见见世面……”  “不可以!”狄云起初还算冷静,听到水笙让狄龙、“空心菜”出山之言,便粗暴地打断,冷冷地道:“笙儿,你是怎么想的?江湖之险恶、山外之杂乱、人心之叵测,难道你不知道?我们是怎么远离江湖、来到雪山的,难道你忘了吗?你想让他们重蹈我的前车之辙?”  水笙摇了摇头,平静地说:“狄大哥,你不能因噎废食、因摔止步。怎能因为你当年的遭遇而否定整个世人啊。你当年不是也遇到了不少的好人啊,如,丁大侠、戚姑娘、还有我……”她见狄云无话继续说道,“这雪山虽然纯洁的一尘不染,但与世隔绝。你我已经看透一切、心无所恋,可以长年隐居于此,可以终老雪山。但龙儿与‘空心菜’不同,他俩还很年轻,不能一辈子这样单调生活。我们岂能以自己的思维左右他们的生活?这么做对他们很不公平。”  狄云明知水笙的话在理,但思想上却一直转不过弯,他不吭气地向山洞外走去。  水笙无奈地摇了摇头,也随后向洞外走去。她走出洞外,便感觉天高地阔,心旷神怡。只见:  雪山连绵,如白练飘舞;人迹罕至,似世外桃源。蓝天悬红日,给大地银装增添几分暖色;万物皆素裹,让乾坤玉宇变得十分静谧。真个好地方,好似到仙境。  水笙走到“空心菜”和狄龙跟前,脸上露出怜爱之情。她招呼狄龙和“空心菜”道:“龙儿,空心菜,练累了吧?快过来歇息歇息。”  “娘!”“笙姨母!”狄龙和“空心菜”停止了练习,跑过来搂住水笙撒娇。   “空心菜”从记事起,便知戚芳是她娘亲。戚芳被他父万圭杀害时,“空心菜”就站在旁边,幸得狄云将吓得直哭的她救走。虽然,狄云水笙待她为亲生,与狄龙不分薄厚。可她还是不习惯叫水笙为娘,称狄龙为爹。  “笙姨母,云舅舅呢?”“空心菜”问道。  水笙虽然已习惯“空心菜”对她如此称呼,但她却从来都以母亲的口气和“空心菜”说话:“你爹去打猎去了。对了,空心菜,为娘教你的功夫练得怎么样了?”  狄龙一边擦汗,一边抢着说:“娘,姐姐她不听话,不好好练功,经常偷懒呢。”  “空心菜”一把揪住狄龙的耳朵道:“好你个狄龙,竟学会了诬陷好人。谁说我偷懒了呢?我只不过多观些古书罢了,增长知识,怎为偷懒?”又对水笙撒娇道,“笙姨母,休听龙儿瞎说。您教我的剑法,我早已练熟,几次较量,龙儿皆输。”  水笙听完后,震惊不小。虽说她也是大侠之后,也好舞文弄墨。但她还是暗暗对“空心菜”天资超群、武功精进,心有城府、不甘现状的举动感到吃惊。她定了定神,收住笑容问道:“空心菜,你告诉为娘,你看的都是些什么书?是从哪里来的?”  “空心菜”刚才说话还眉飞色舞,此时回答却支支吾吾。水笙见状,从容一笑:“空心菜,你喜看书、爱思考,娘不怪你。但你们涉世未深、难辨是非,怕你们被一些俗书所惑,被一些杂书所误,被一些禁书所害,要真是那样,我怎能对得起你死去的娘?你快快告诉为娘事情真相。”  “空心菜”小心地说:“笙姨母,我给你实话实说,你休要告诉云舅舅。他若知道,定不饶我。”见水笙郑重地点了点头,“空心菜”这才一五一十地说了起来,“那些书都是我与龙儿用打猎换的钱买的。都是些志怪志邪、人文地理等古书。如,《山海经》、《水经注》、《梦溪笔谈》、《徐霞客游记》等。”完后又再三叮嘱水笙,千万不敢告诉云舅舅。  水笙受“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封建思想影响极深。她听后又惊又奇,万万没想到“空心菜”一个小女子,居然会对志怪、志异等书籍感兴趣。  狄龙又插嘴道:“姐姐所读之书,甚是深奥无趣,哪有练武尽兴好玩。谁知她竟然读得废寝忘食、着魔入迷……”  水笙用眼光止住狄龙,说:“龙儿,到山洞看你爹回来没有?”狄龙哎了一声,拿上剑就向山洞跑去。  水笙低声问“空心菜”:“孩子,为娘一直想问你一事,以前因你年幼,几次欲言又止。现在你都已长大了,我觉得可以问你了。”  “空心菜”不明其意,点点头说:“笙姨母但说无妨。”  水笙盯着“空心菜”的眼睛问道:“我和你爹对你怎么样啊?”  “空心菜”脱口而出:“胜似亲生父母,视为掌上明珠。”  水笙说道:“可你为什么一直不肯叫我们爹娘?到底有何缘故?”  “空心菜”不好意思地低着头,双手捋着搭在胸前的长发,含羞地微笑道:“我知道笙姨母和云舅舅对我胜过龙儿,可是不知为什么,我还是感觉叫笙姨母、云舅舅顺口……”  这时,狄龙跑过来对她们说:“娘,姐姐,爹打猎回来了,打了一只肥大的雪狼,让我叫你们回洞吃饭。”  水笙温柔地摸了摸狄龙的头,牵着他和“空心菜”的手,甜蜜地向山洞走去。正是:  雪域虽静隔世尘,儿女岂能终此身?  人往高走水低流,练好绝技闯一回。        第三节 听故事二小神往 定计策姐弟同心    晚餐又是烤狼肉。狄龙和“空心菜”都是懂事的乖孩子,这肉类食物已经吃了十多年,虽然早已有了厌倦之感,但二人体谅父母操劳的艰辛,懂得生活的艰难,学会了忍耐忍受。  狄龙和“空心菜”随着年龄的增长,虽然能忍受物质上的单调匮乏、艰苦艰难,但不能忍耐精神上的空虚和思想上的空洞。他们对过去的历史、外面世界的好奇心、求知欲越来越强烈。让他们感到愉快愉悦的事,就是吃完饭、收拾好家务,大家围着火堆谈天说地、论古证今。狄云和水笙不仅武功高强,也颇有学识见识。他们从盘古开天讲到女娲补天,从舜耕历山讲到大禹治水,从梁山好汉讲到封神演义……讲述的内容涉及历史、地理、神话、传说诸多方面,让两个小辈听得如痴如醉、如梦如幻,一发不可收拾。  狄云和水笙原本有两方面内容不想给他们讲,一是自己经历过的往事,二是当今外面的世相。但一则自己从书上看到过的、听人讲过的历史典故基本讲完;二则两个小辈已不满足听那些远离生活的传说故事,常缠着他们讲些和生活接近的事情;三则两个小辈也到了该让他们了解世事真相的年纪了。所以,狄云和水笙就避重就轻、循序渐进地给他们讲些往事。  今天也不例外,狄云在两个小辈的百般催促下,打开了话匣子:“十几年前,在咱们这个雪谷里,曾发生过一场恶斗。当时江南四奇与血刀老祖齐聚雪谷,他们个个身手不凡、武功卓群;两派实力相当、难分伯仲。你们的外公水岱是江南四奇之一,当年在江湖上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  “爹,那血刀老祖与外公他们是争执什么呢?”狄龙打断他问道。 共 20213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射精疼痛的中医治疗药方
昆明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癫痫病患者到底遗传不遗传
标签

上一页:简单1

下一页:错过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