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成都女鞋能否打赢生死保卫战

2019/07/14 来源:大兴信息港

导读

成都女鞋能否打赢生死保卫战?“中国制造”的危机在成都女鞋行业中表现得尤其明显。 “伟恒鞋业的老板跑了!”2008年6月25日一大早,成都

成都女鞋能否打赢生死保卫战?

“中国制造”的危机在成都女鞋行业中表现得尤其明显。 “伟恒鞋业的老板跑了!”2008年6月25日一大早,成都瑞丰皮鞋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开茂便从几个同行口中听到了这个消息。 “老板半夜把厂里值钱的东西都搬走了,工人早上来上班,发现工厂已经成了空架子。”李开茂回忆当时看到的情景。从工人手里,他还看到伟恒老板留下的一封亲笔忏悔信:“我对不起你们,希望你们原谅,把厂里剩下的东西卖了,算是大家的工资……” 作为同行,李开茂相信,伟恒老板的的忏悔是真诚的。同样的案例,几个月来在成都女鞋制造行业不断发生。从3月份业内知名的“瑞百丽”老板失踪开始,身边消失的鞋厂老板越来越多。没有人愿意被几百号人骂上一辈子,只是,相比倾家荡产、血本无归的下场,挨骂已经是太温和的结局。 这一次,李开茂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伟恒鞋业和他的瑞丰皮鞋有限公司,定位差不多,产品差不多,销路差不多,唇亡齿寒,谁能保证伟恒不是瑞丰的样本? 回到办公室,李开茂决心一定要为企业寻找到一条突围之路。事实上,有这种想法的鞋厂老板绝非他一人。面对行业危机,一场成都女鞋保卫战,正在业内悄然打响。 发不出的样品 在淘宝的女鞋卖家中,成都卖家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群体。他们出售的女鞋,款式不是的,却也紧跟流行风向;价格不是的,却也在同类产品中颇具竞争力。较高的性价比,一直是成都女鞋在行业中得以立足的根本。

零售市场是整个行业特色直观的反映。“成都的制鞋行业中,98%的企业生产的是女鞋。” 李开茂说,“成都作为一个西部内陆城市,之所以能与温州、广州并列成为全国三大女鞋生产基地,根本原因在于找到了市场的空隙。温州女鞋的优势在于产量大,价格低,走大众化路线;广州女鞋则一直在款式上走在时尚;而成都女鞋就在这两者之间找到了生存空间,产品开发快,取大众化偏时尚的定位,以性价比来取胜。”

自从1992年进入女鞋制造行业以来,李开茂见证了成都女鞋行业发展的每一步,他的瑞丰皮鞋有限公司,足以成为成都女鞋企业发展的样本。

办厂之初,与当时成都很多鞋厂一样,瑞丰皮鞋有限公司走的是内销路线,随着市场的变化,从2003年起,开始逐步转移到贴牌与外销的方向上来,产品主要销往俄罗斯,还有少部分销往欧洲市场。北京、新疆、绥芬河三地的外贸市场是李开茂这些成都女鞋制造商的主要客户来源,他们大多在市场上设有档口,国外客户在档口上完成看样、订货、下单的过程。

然而进入2008年下半年以来,李开茂却发现,以前热闹的档口变得冷清下来。由于北京奥运会即将开幕,外商入境变得格外困难,货样发到外贸市场的档口上,外商却进不来,看不到。李开茂心急如焚,却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他也曾尝试过其他销售方式,如用电子邮件向客户发送产品图片,若客户有意向,再发实物样品。然而这种尝试在效率和数量上都是有限的,毕竟不可能每出一种款式就向客户发一次样品,且出于交易安全的考虑,这种交易方式只能有选择性地针对关系较好的长期客户。

“进入2008年下半年,以边境贸易为主的企业日子都相当难过。”每年的七、八、九月份,本是成都女鞋行业的生产旺季,然而李开茂说,眼看旺季到来,成都70%~80%的女鞋企业却处于半停产状态。

李开茂为自己感到庆幸,上半年他做成了几笔大单,有了几个稳定的合作客户,因此日子在同行中还算比较好过。与找不到客户的同行相比,他更为担心的则是利润的惊人流失。

事实上,供销的脱节,只是引爆成都女鞋行业危机的导火索,整个行业的生存困境,早在2007年初便开始出现。

利润消失在那里

销售额-成本=利润。

这是再简单不过的计算公式。

然而从2007年初开始,李开茂便发现,这个公式中的每一个元素,都在发生着令人恐惧的变化。

生产经营成本的增加首当其冲。物价的上涨很快作用在瑞丰这个小厂的生产上。2007年9月,正是生产皮靴的旺季,李开茂厂里的工人却集体闹起了罢工。“猪肉都涨价了,不涨工资,连猪肉也买不起!”工人们堵在李开茂办公室门口,大声叫喊。为了手中的订单,李开茂只有忍气吞声满足他们的要求。“现在厂里一对夫妻月收入一般在4000~5000元,技术含量高的可以拿到七八千元!”

工资涨上去了,可是人工成本的增加远没有结束。2008年1月1日,新《劳动合同法》开始实施,给瑞丰带来的直接影响是企业每月用来给每个工人购买社会养老保险的资金便达二三百元。鞋业是一个劳动密集型行业,“我们有三百多名工人,一个月增加的支出就是10万元。”

四川鞋业商会常务副秘书长马运涛认为,成都鞋业今年平均劳资成本每位职工同比增加了3000~5000元,的一家成长型企业达近7000元。

与人工成本增加同时出现的是,原材料供应商的涨价单如雪片般向李开茂飞来。国际石油价格的上涨直接影响到制鞋行业,皮鞋生产所需的原料90%以上都和石油化工有关,大到PU面料、鞋根、鞋底,小到胶水等粘合剂,价格涨幅高达30%以上。“早就签好的订单,做肯定亏,不做就丢掉客户。”艰难的抉择下,李开茂选择了继续出口,牺牲利润来留住客户。

对鞋业有着长期研究的职业经理人陈祖刚估算,2008年以来,由于各项不利因素的累积,成都制鞋企业的总成本平均将增加12%~15%。而与之相对应的,却是订单的减少。

随着人民币的升值和劳动成本的上升,越来越多的国外贸易商放弃了“中国制造”这个曾经的廉价标签,将订单转向越南、印度等成本更加低廉的市场,这对外销占70%以上的成都女鞋行业,打击无疑是巨大的。

制鞋行业不是一个暴利行业。据李开茂介绍,像他这样的制造商,每双鞋的利润空间只有几元钱。而瑞丰鞋业的遭遇,在行业内也绝非个别现象。“我们原来的净利润大概在8%左右,现在可能只有3%~4%。”成都琳珑鞋业总经理王涛说。 脆弱资金链

2008年3月,“瑞百丽”鞋厂老板逃跑的消息震惊了整个成都制鞋行业。这是一个在成都做了二十几年的知名制鞋企业,资产达数千万元。老板失踪后,留下的只有数千万的债务和一个占地四十余亩的新建工厂。

提起“瑞百丽”事件,李开茂认为,“瑞百丽”的倒闭,直接原因在于资金链的断裂,但这仅仅只是容易看到的表面现象。

据李开茂介绍,“瑞百丽”新建的工厂,正是压倒骆驼的一根稻草。事实上,凡是今年新盖了厂房的企业,99%日子都不好过。

“成都的女鞋企业多是由一个小作坊起家,经过至少七八年的发展,积累起一定的财富。把这笔钱用来盖了厂房,企业没有了流动资金,工人工资发不出,供应商货款结不到,订单无法按时完成,结果死于盲目扩大规模造成的资金链断裂。”

“瑞百丽”让整个行业震惊之处还在于,在一些企业主看来,这并不是一个个体现象,而是政府对整个行业规划失误的牺牲品。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鞋厂老板告诉,成都鞋业目前正在进行行业历史上的第四次搬迁,政府大力打造“西部鞋都”,要求进驻的企业必须具备相当的规模,建起生产流水线。然而成都的大部分鞋企,还不具备建大厂的实力。“‘瑞百丽’就是在这里,结果倒。”

资金链的危机还反映在贷款的艰难上。由于信贷紧缩,加之企业财务管理不规范,成都制鞋企业几乎没有从银行获得贷款的可能。大多数老板需要用钱时,一般都会通过亲朋好友拆借或者利用民间资金。

成都鞋业以前流行的民间借贷的利率正在逐步走高。“据我了解,有的利率已经超过了1毛(月利10%)。”马运涛说。王涛更是表示,现在他已经不敢从民间借款。“以前借款主要是因为订单来了,借钱购买原材料,应完急有可能半个月就把钱还了。”而现在企业面临原材料整体涨价,贷款是为了维持正常生产,不是应急。“那么高的利息,而企业的利润越来越低,谁负担得起?”

摸不透的市场

人民币的升值、税率的调整、原料的涨价、人工成本的增加这些客观因素,固然是成都鞋业危机的根源,然而另一方面,企业自身对市场把握能力的不足,也同样是造成这场危机不可忽视的原因。

2008年的女鞋市场上,亮光的漆皮鞋极为流行,然而李开茂和其他绝大部分鞋业厂家一样,生产的鞋子仍然以亚光面料为主。女鞋可以称为是一种时令商品,等到发现了市场风向再来转型,已经生产出的鞋子只能积压在仓库中。

“也许是因为身处内陆,资讯不够灵通,成都制鞋企业大多存在着对市场趋势把握不足的问题。”李开茂说。类似的市场调查,需要多方面考察国内外市场,对于像他这样的企业,无疑能力是不够的。“目前市场上也没有专门的机构,来为企业提供这样的信息。”

李开茂也曾把希望寄托于行业协会,然而他发现,协会在此方面提供的服务十分有限。专程致电成都鞋业同业工会,一位姓徐的工作人员表示:“协会现在规模还很小,会员只有五六十家。目前能提供的相关服务还很少。”

艰苦的自救

面对重重行业危机,成都女鞋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李开茂和他的同行们观点惊人的一致。减量,做精,创品牌。只有把品牌附加值提上来,才能有利润空间。

“现在的成都女鞋企业,98%都没有自己的品牌,即使有自己的品牌,客户也不会用。贴牌的经营模式,等于给别人打工。”

一场成都女鞋保卫战已经在行业内悄然打响。李开茂不动声色地调整着自己的产品线,在以“大众流行”为主要定位的成都女鞋行业中,开始走高端、前卫的路线。

然而他也知道,要创品牌,一定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时间,“没有十年二十年,是做不出一个品牌的”;二是资金,“为什么温州、福建会有那么多知名品牌?钱砸出来的”。李开茂认为,成都鞋业正面临第三次行业洗牌,是否能创出自己的品牌,是企业能否在这次洗牌中胜出的关键。

除了阳光下的“正面战争”,一些企业也在暗中进行着见不得光的“地道战”。一位专做俄罗斯边境贸易的鞋厂老板告诉,为了避税,他把产品通过关系运出关,一定程度上节约了成本,保证了利润。

然而这终究只是灰色的交易。受广东一些皮鞋生产企业的启发,李开茂们正在酝酿着通过涨价使行业回到正常的发展轨道上来。“自杀式”生产必须结束,生产成本的上升必须由处于产业链下游的国际商人和消费者共同承担。 向广东同行学习,他们决定采取“慢慢地分步骤将单价提上去”的方式。“比如,次我们提出单价加0.5美金,客户只同意加0.25美金,我们就说OK;半年后我们再要求加0.5美金,客户就会说OK了。”

曾经被忽略的内销市场也在这时重回他们的视线。“内销的特点做半年耍半年,但总比全年没饭吃好。” 2008年7月,当来到聚集了上千家皮鞋生产企业的成都金花村时,笔直的大道两旁是林立的厂房。此时正是成都鞋业的黄金季金,然而四周却是一片寂静。面对市场的重重困境,成都女鞋行业是否能打赢这场生死保卫战?

欢迎品牌、企业及个人投稿,投稿请Email至:news@

电商seo优化你不知道的那些趣事
即速应用开发小程序编辑
微商城怎么做自定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