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衰退前夜的日本政治战

2018-10-29 12:55:14

衰退前夜的日本政治战

王晓薇 北京报道

“从11月25日-12月16日,将取消整点时段的娱乐播报,适时减少纪录片的重播次数,同时,根据需要某些节目的播出时间将作出相应调整。”11月21日,日本公共电视台NHK在其站显着位置刊发了一条通知。

作为已经有丰富大选报道经验的NHK,在今年遇到了一个新问题。截至11月20日,已经有15个政党,1126人宣布决定参与本次大选。按照NHK的报道惯例,党首辩论节目以1小时时长为限,保证每位候选人有4次发言机会,15个参选党的党首每次发言时间仅有1分钟。与此同时,1000多人的候选人名单宣读一次也要耗时大约1小时左右。面对此次局面复杂的日本大选,NHK不得不打乱播出计划,以便寻找更多的时间档配合大选需求。

与NHK延长报道同时努力的,还有此次参加日本大选的政党,尽快整合各自的参选纲领,以便让日本选民在1分钟内知道些什么,成为了他们主要的任务。

安倍挑战“和平宪法”

11月21日,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在自民党党内会议上率先出牌,推出了详细的竞选纲领。这份100多页的纲领以非常显眼的《夺回日本》为题,明确提出要“修改宪法”、将日本的自卫队改为“国防军”的主张,并提出为进一步扩充自卫队、海上保安厅等人员编制和财政预算、强化日本领海警备等制定新的法律。在有望重新执政的形势下,安倍不仅重提行使集体自卫权,并且还将措辞改为“可以行使”,但这需要修改二战后在美国主导下制定的《和平宪法》为其铺路。

自民党的纲领还明确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未来刺激日本经济将由政府主导。其中推出近1万亿日元的刺激计划,以及强势干预日本央行实施量化宽松等政策被明确写入其中。“在未来的年内,自民党将执行更灵活的财政政策,并将在2013年实施一个大型经济刺激计划。与此同时,为了弥补消费税上调带来的负面影响,自民党还将为低收入者实施减税政策。”安倍晋三表示。为了降低释放流动性风险,安倍还将通胀目标上调至2%——目前,日本通胀率还不足1%。

在启动刺激经济的同时,自民党还提出了前所未有的干预央行计划。作为独立机构,日本央行的货币政策并不受日本政府影响。然而出于对日本央行实施宽松政策速度和规模的不满,在日本央行推出QE8之后,日本政府已经开始介入央行事务。

在安倍敦促日本央行扩大量化宽松规模写入竞选纲领的前一天,日本财长前原诚司第二次出现在了日本央行的议息会议上。在其次参加央行会议后,日本央行推出了QE9。对于前原诚司再次出席会议,日本央行行长白川方明不得不发起反击。在宣布维持日本央行既有政策不变后,白川方明表示:“如果日本央行像自民党安倍晋三所提议的那样将基准利率设置在低于零的水平,可能会对经济和金融造成各种负面负担。”虽然白川方明是自民党执政时期任命的央行行长,但是他与安倍晋三之间的根本矛盾很可能让他成为安倍上台后,被撤换的位重要官员。安倍在私下里已经表示,他很希望可以为日本央行更换一位“更鸽派”的负责人。白川方明以及两个副手的任期到期将使得日本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中持宽松意见的成员占据大多数。这将为新一届首相就任后,启动大规模政府刺激行为提供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空间。

然而,自民党在经济政策上的改动其实只是“惯性”。刺激计划在民主党执政时已经被多次使用。然而这些政策对于即将站在第五次衰退边缘的日本来说,所能起到的作用已经十分有限,对于公共债务占其GDP已经达到220%的日本来说,更为紧迫的削减债务负担的改革目标并没有出现在其主要两大政党自民党和民主党的竞选纲领中。而干预央行,还可能使得日本政府的负债变得更加庞大以至难以为继。

相比经济政策的微调,日本两大政党在政治方面的调整也许还明显一些。11月17日,民主党总裁野田佳彦表示,将把“限制世袭议员”写入该党的党规。民主党的这一规定被认作是明显针对有“世袭”传统的自民党,尤其是现任党首安倍晋三。19日,安倍做出了回应——“民主党的去世袭化只是为偷换选举焦点使出的小伎俩。我们将会堂堂正正地通过政策与民主党一较高下。”

小党大动作

就在日本两大政党摆开阵势之际,其余的十多个参选小党却为忙着谁会成为日本政坛的第三大党“进进出出”。

11月21日,“减税日本党”领导人名古屋市市长河村隆之承认,其与日本“太阳党”仅一周的合作宣告破裂。造成这个极右翼政党合并失败的原因,主要是由于“太阳党”新的、更为强大的合作伙伴——“日本维新会”创始人桥下彻的反对。

11月19日,在刚刚成立4天之后,“太阳党”就选择放弃独立竞选人资格,宣布与刚刚成立不到1个月的日本维新会合并,共同出战日本大选。为了壮大其声势,成为日本政坛除执政党与在野党之外的“第三种势力”,“太阳党”同时也向“减税日本党”——这一个仅拥有5个众议院议员、刚刚达到竞选资格的党派抛出了“橄榄枝”。然而在合并声明刚刚宣布一周后,当与支持增税的维新会和以反对消费税为宗旨的“减税日本党”出现根本分歧之后,“太阳党”选择了势力更为强大的日本维新会。

虽然放弃了“减税日本党”,但“太阳党”与“维新会”的合作也并非没有罅隙。与“太阳党”合作并不是“维新会”的初衷,桥下彻初中意的是自民党。在遭到党内成员反对以及自民党的漠视之后,才转向了“太阳党”。为了与“太阳党”纲领趋同,桥下彻还摒弃了其一贯反对的日本加入TPP计划,以及放弃核电政策。这一举动被日本民众和政治评论员认为是为了争当第三大党,不惜放弃政治立场的“欺骗”行为。

即使为了成为“第三极”势力改变执政纲领,“太阳党”与“维新会”的竞选之路也非一帆风顺。作为日本政坛的政治家,有着“选举魔术师”之称的小泽一郎所成立的“国民生活党”将成为其主要竞争对手。19日,历时1年零9个月的小泽一郎“政治现金案”终于结案。在两审无罪之后,检察官已经表示将放弃三审上诉。这也意味着小泽一郎已经被正式确定无罪。恰到好处的无罪宣判为已经多次错过相位的小泽提供了东山再起的时机。目前小泽领导的“国民生活党”已经是众议院的第三大党,为了将这种优势保持至下一次众议院选举,小泽已经在着手准备与其他小党的联合。作为曾经民主党的“灵魂”人物,无论是对于因增税法案已经脱离民主党自立门户的“绿之风”党,还是因反对加入TPP而退党的民主党议员都可能是小泽未来的支持者。

延续联合执政

19日,日本进入大选备战后的份民调结果出炉。在由日本经济与东京电视台联合实施的舆论调查中,25%的人选择支持自民党,16%的人选择支持民主党。自民党虽民主党,但距离一个月前的支持率却出现了2%的下滑。与“太阳党”合并之后的“维新会”其支持率也出现了4%的下滑,为7%。太阳党、公明党、大家党的支持率则均为3%。

关于那位候选人适合担任下届日本首相,自民党总裁安培晋三获得了37%的支持率,超出民主党党首野田佳彦12个百分点。桥下彻和石原慎太郎的支持率分别为11%和4%。然而,在民调中,对于谁当选均无所谓的人群比例则高达30%,混乱的日本政坛,已经让民众对其失去了耐心。同时,大选时间定为12月,也可能对选民的投票积极性造成影响。根据历史数据,在二战之后,日本只有三次大选是在12月举行,天气的严寒加上年终的繁忙,都让这三次大选的投票率低于了一般的平均水平。

按照目前的民调数据,即使自民党再次获胜,其支持率也无法帮助其在众议院拥有多数席位,即使其拥有了众议院480个席位中的240个,因为预算、修宪等法案的通过仍需要三分之二众议员支持票,自民党仍必须与其他政党组成联合政府才能达到保证其权力的顺利实施。自民党也承认了需要联合执政的现实。22日,安倍已经表示,鉴于曾经与公明党、大家党在增税与公债法案上的良好合作,在其获胜之后希望还能与其共同组建联合政府。

12月16日才举行的日本大选,其实现在就基本没有了悬念。然而没有悬念并不意味着日本政府“短命”魔咒的终结。2013年7月,日本将进行参议院改选,其中242个席位中的一半都将重新选。按照日本法律规定,虽然政府的预算和条约无须得到参议院的批准就能生效,但是参议院拥有否决众议院批准的议案的权力。如果自民党与其盟友不能在参议院改选中从目前参议院大党民主党手中夺取到足够多的席位,那么安倍就有可能会在刚当选首相后半年就品尝到“扭曲国会”的苦果,甚至遭遇到被逼宫的威胁。

在有过不到一年的首相经验后,等待安倍的也许会是一个更短暂的生涯。

环氧地坪漆
润辉广场
大信君汇湾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