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信息港

当前位置:

心音寻找二爷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大兴信息港

导读

一  成宣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胸脯一起一伏,事到如今,他开始考虑与文洁还能不能再过下去。昨天,文洁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把锅碗瓢盆砸个稀巴烂,然

一  成宣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胸脯一起一伏,事到如今,他开始考虑与文洁还能不能再过下去。昨天,文洁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把锅碗瓢盆砸个稀巴烂,然后把换洗的衣服打包,回了娘家。奇怪的是,文洁在厨房挥舞擀面杖东敲西砸的时候,并不感到气愤,而是仿佛从中得到一种乐趣。成宣站在厨房门口,吃惊地看着文洁宣泄怒火时的疯狂举动。他知道,阻止文洁只会火上浇油。  抽油烟机、橱柜……每砸一样东西,文洁脸上都带有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嘴里不住发出咒骂,好像这些东西就是成宣本人。砸完东西,文洁把擀面杖往地下一扔,就要出去。成宣堵在门口,一把抱住文洁。  “别碰我,滚开,你这个臭流氓!”文洁喘着粗气吼道,泪水终于流出眼眶。成宣不说话,也不松手。文洁一发狠,把成宣推了个趔趄。  “你到底要怎样?”成宣喊道,“为了一张照片,你就大动肝火,我错了还不行吗?”  “我不要听,我和你离婚,你去和照片上的女人过吧!”文洁哭叫着冲进卧室,重重地把门关上。成宣怕文洁想不开,赶紧敲门,里面毫无反应,他把耳朵贴在门上,就听见一阵翻箱倒柜的响声。  女人一旦钻牛角尖,十头牛也拉不回来。成宣很无奈,以前也经常发生吵闹,有时只为一点小事就吵得不可开交。一个看上去文静的女人,竟然也能像个骂街的泼妇,让人不可理喻。倒是成宣首先偃旗息鼓,再三退让,不然文洁会没完没了吵下去。结婚三年,渴望的温馨并没有婚前想象的那样炽热,冰期却提前到来,夫妻间的理解没有了,宽容也没有了,剩下的就是柴米油盐,精打细算,为一分钱的花销斤斤计较。在一起久了,很多激情都会磨灭,婚前一身优点的温柔女人,现在变得越来越陌生。  文洁走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成宣一直追到楼下,看见文洁在小区门口上了一辆“的士”。进出的邻居们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却没人停下脚步问一声,大家都不认识。成宣在小区楼头一直站到天黑才回到屋里。  晚上,成宣独自一人,思前想后,不知道怎么收场,在床上颠来倒去折腾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小姨子文怡给成宣打电话,说马上过来见他,让他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哪儿也不许去。成宣知道,文怡是代表岳父岳母向他兴师问罪来了。  文洁父母家住在二区,离成宣住处不远,打车也就五分钟,当初买房,还是文洁父母选中的位置,离他们住的地方近,交通也方便,有事可以互相照应。文洁的父亲心脏不好,特别是离休后这几年,天天神神叨叨,像是鬼上身一样,说他已经去世的父亲给他托梦,要他把死在外面多年的二叔找回来。  文洁父亲叫文昌国,文昌国的二叔,文洁应该叫二爷。二爷当年被国民党抓了壮丁,当时兵荒马乱,到处打仗,二爷早已不知死在何处。岳父一定是想的太多,因此才夜有所梦。当了一辈子领导干部,老了反而迷信起来。他懒得听岳父唠叨,已经很久没去岳父家了。如果这次因为和文洁生气让岳父病倒,成宣就成了文家的罪人,和文洁的婚姻也就彻底完了。  不一会儿,文怡就在外打门。  “马成宣,你给我开门!”口气很严厉,看样子来者不善,刚才的电话应该是在车上打的。  成宣睡眼惺忪地从床上爬起来,刚把门开一条缝,身穿风衣的文怡就挤了进来,带着一股寒意,成宣打了一个喷嚏,他穿着睡衣睡裤,脚上蹬一双拖鞋站在客厅中间,也没给文怡让坐。文怡一脸怒气,好像不认识成宣一样,把他从上到下打量个遍。  “真看不出来,马成宣,你也算是人模狗样的,没想到一肚子男盗女娼。”  “文怡,你不了解情况,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清楚。”成宣披上棉袄,向文怡辩解,憋了一夜的话一股脑儿就想倒出来。“你姐趁我睡觉,查看我的手机,发现了那张照片,我发誓那是我的一个同学,在学校只是互有好感,可你姐就是不信。”  文怡不听成宣解释,现在的男人不说谎根本没人相信。许多事情,假的就是假的,真的也是假的。文怡一扭身钻进了厨房。厨房里一片狼藉,醋瓶油瓶碎了一地,也没收拾,咸酸味扑鼻,像是被洗劫了一般。文怡捂住鼻子跑出来:  “看来你们真是不打算过下去了。”  “是你姐不想和我过了,我也没办法。”成宣明白向文怡解释没用,她不会听他解释。他跟在文怡的身后说,“你也知道,从来都是我让着她,我们是白手起家,我很珍惜这段感情。再说……再说当初是你爸把你姐介绍给我的,不是我死皮赖脸非她不娶。”  文怡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她猛一转身,眼里像是要冒出火:  “马成宣,我警告你,我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你拼命,把你剉骨扬灰。”  成宣一听急了:  “你姐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替我姐正式转告你,”文怡一脸正经,“她说再也不能忍受和一个无情无义、无家庭观念、无责任心、花心男人在一起生活,她坚决要求离婚!”说完文怡憋不住,突然笑起来,“姐夫,你老实说,是不是嫌我姐不会生孩子?”  成宣一听哭笑不得,不知说什么好。死丫头这次来既不是劝慰,也不是责难,就是看热闹的,和她说得再多也是对牛谈琴。结婚这么多年,没有孩子一直是成宣的心病,这本是夫妻两方面原因,可一直以来,成宣却莫名其妙地顶着不会生孩子的罪名。  “说不定你自己是个‘骡子’吧?”文怡竟然和成宣开起玩笑。  成宣一听就火了:  “我是不是‘骡子’一试就知道,你要不要试试?”  “滚你的,不要脸,”文怡骂道。“我姐说的都是真的,你在外面有人了?”文怡在成宣面前并无拘束,俗话说‘小姨半个妻’,两人以前也是经常开玩笑。  “文怡,我可告诉你,这可不是开玩笑。”成宣究竟还是怕事情闹大,“这个黑锅我可背不起,你赶快回去劝劝你姐,让她千万别胡思乱想,再替我给咱爸咱妈多说好话。你这款风衣配一双棕色靴子一定好看,回头我给你买一双。”  “少收买我,哼!”文怡说着,嘴巴一撇,赌气似地坐到沙发上。成宣忙去烧水。刚插上电源,就听文怡说道:“能把那个女人的照片让我欣赏一下吗?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狐狸精能让你鬼迷心窍。”  “别听你姐胡说八道,她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就和我闹起来,我现在还一肚子冤屈呢。”成宣一脸无辜表情,“你现在学得和你姐一样,死不讲理。”  文怡把手伸向成宣。成宣问:  “干什么?”  文怡说:  “你少给我装糊涂,把手机拿过来。”  成宣说:“你还当真啊,连我也不相信了?你姐心里就是纠结这事,昨天晚上就给删除了。”  文怡倏地站起来:  “为什么删除,既然没事,为什么要删除?说明你心里有鬼。骗子,我姐说的没错,你就是个骗子,色狼。”她说着就往门口走去,“这下我也帮不了你了,你就等着法院的传票吧!”她拉开防盗门,气冲冲地走了。  成宣半天没缓过神来。  文怡走时门也没关,冷风又吹进来,他关上门,无精打采地走到沙发前,一头倒在沙发上,难过地闭上眼睛,鼻子也开始不透气了。    二  成宣一天没吃饭,也不敢给岳父母打电话,怕他们误会更深,给小姨子文怡打了两次,可文怡没接,看样子冷战还得持续下去。晚上他约了一个同学一起吃饭。  北方的春天总是来得晚,天气有些反常,已经三月了,身上穿的还是过冬的衣服。天气预报说,未来几天还有冷空气侵袭,注意防寒保暖。前几天已经有女人穿裙子了,捂了一个冬天,猛然看见女人穿裙子,真象是春光乍泄,令人眼前一亮。现在却又要穿上棉衣。  成宣的同学叫刘强,他们在大学是一个系。两人在一家火锅店要了一个鸳鸯火锅,菜上齐后,两人把菜放到锅里,就闷头吃起来,一会儿,成宣身上就出汗了,感觉也舒服一些。刘强抹一下嘴,抬头看着成宣说:  “你喊我出来不是单纯请我吃饭这么简单,有什么话就说吧,反正也不是白吃你的,我不但带着嘴吃,还带着耳朵听呢,嘿嘿……”  成宣唉声叹气,开始诉起苦来:  “文洁要和我离婚了。”  “离婚,总得有个原因吧,为什么?”刘强放下筷子,有些惊讶地问道。  “你还记得两个月前,咱们几个同学聚会吧,还有马艳,也去了。”  “当然记得,你们两个可够黏糊的,旧情不忘。怎么,文洁知道你们以前的事了?”刘强说,“都过去了,她还计较?”  “不是这回事。”成宣说,“文洁开始根本不知道,是照片的事。回去以后,我把和马艳的合影都删除了,就留下马艳一张照片,结果被文洁发现了。”  “这算什么事啊!”刘强笑起来,“你脑子被门夹了吧,这事都摆不平?”  成宣想起昨天发生的事,后悔得只想扇自己耳光,本来已经向文洁解释清楚了,照片上的女人是大学的一个同学,聚会时喝多了酒,就拍了一张照片。文洁也没多问,只是看着照片说了一句“长得还行,就是不会打扮,看着显老气。”成宣纯粹是想在文洁面前显摆,脑子一热,随口就说马艳在大学里是一枝花,许多男生追她,马艳都没看在眼里,偏偏就喜欢上他,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文洁的脸立刻就冷了下来,前后事一联系,不由得起了疑心。成宣发现说走了嘴,就忙着解释,不成想越解释越乱。文洁毫不放松,步步紧逼,结果成宣稀里糊涂地又把两人在学校的恋情说了出来。文洁总算明白了,照片上的女人就是成宣初恋情人,这还不是问题的主要原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初恋,关键是:成宣的这个初恋情人现在寡居。  情况似乎都清楚了,毫无疑问,同学聚会只是个借口,鸳梦重温才是目的,别说文洁,换做任何人都会这么想。  “你简直就是猪脑子。”刘强哈哈大笑,“看来结婚不仅对身体是一种折磨,对智力也是一种考验。”  成宣说当时脑子里像一团乱麻,不知道从那里解开,象是喝了迷魂汤,完全被文洁牵着走。  刘强毕竟是局外人,心里比成宣明白,他说:  “算了,别去纠结这件事了,先放一放,冷处理,过几天再解释,你们暂时分开对双方都有好处,冷静想想,也许会找到解决办法。”  成宣说:“也只能如此,不然还能怎么样,闹下去连双方家长也会牵扯进去,两个家庭都难堪。”  “喝酒吧。”刘强端起杯子和成宣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成宣也把杯中的酒喝个精光。  两人喝了一斤白酒,成宣身上有些发热。结完账,成宣和刘强出了火锅店。刘强说:  “天还早,咱们去醒醒酒?”  “是该吼两嗓子,心里憋屈。”成宣说。  “命由天定,事在人为,你着急上火也没用,文洁现在正在气头上,你现在去找她等于自讨没趣。”刘强拍拍成宣肩膀,“先把文怡争取到你这一边,让她去做文洁的工作。把你小姨子的毛捋顺了,这事就成功了一半。”  成宣一想,这主意不错,至少文怡还听自己的话,别看她嘴硬,心里还是向着自己。  两人拦了一辆“的士”,直接去了“维也纳之夜”。这是一家歌吧,门面上彩灯组成的“歌吧”字样在夜幕下一明一暗,充满诱惑,而整个歌吧却在地下。两人顺着台阶向下走,刘强先去吧台开了房间,又和歌吧领班交代几句,就进到房间。服务生端上啤酒和点心,把KTV打开,然后退了出去。成宣躺在沙发上,大口出气,由于酒精的作用,心脏跳动有些剧烈。  刘强脱去西装,挂到衣架上,拿起麦克风,选了一首汪峰唱的《飞得更高》:  生命就像一条大河,  时而宁静时而疯狂  ……  刚唱两句,外面有人敲门。刘强过去把门打开,看见两位小姐一前一后站在门口。  “先生你好。”一个小姐摇着手向他打招呼。刘强一看,两人模样还算周正,就让她们进来了。  “怎么称呼?”刘强楼着一个小姐的肩头问。  “我叫小露。”被刘强楼着的小姐笑道,又指着同伴,“她叫采薇。”  刘强拥着两个小姐坐到沙发上,把点心和啤酒打开。小露把杯子倒满,端起啤酒对刘强说:“大哥,我敬你,”说完一口喝干。  刘强也喝了一杯,他指着成宣对采薇说:“你去陪他吧。”  房间里有两张沙发,成宣躺在长沙发上。采薇走过去,在成宣身边坐下来,抚摸他的胸口说:  “大哥喝酒了?吃些点心吧,能吸收酒精。”采薇给成宣端来一盘点心,拿起一块放到成宣嘴里,“你想唱什么歌,我给你选。”  成宣一边吃点心一边说:  “你想唱什么,自己点吧,我先歇一会儿。”  采薇把盘子放到成宣身边,坐到电脑前,自己选歌。小露偎在刘强怀里,一人抱着一瓶啤酒对饮。刘强酒量很大,小露也不含糊,不一会儿,两人就喝了两瓶啤酒。成宣平时也能喝点白酒,只是现在心情不痛快,喝半斤白酒就有些醉态。  房间里回响起熟悉的轻慢的音乐,采薇拿着麦克风,站在屏幕前低声唱道:  我记得有一个地方,  我永远永远不能忘  ……  唱的的是邓丽君《初恋的地方》,成宣听到邓丽君的歌声也从沙发上爬起来,拿起另一个话筒和采薇合唱。 共 60287 字 13 页 首页1234...13下一页尾页

男人性冷淡是什么因素
昆明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昆明哪个专科医院治癫痫
标签

上一页:靠你近

下一页:红雨伞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