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信息港

当前位置:

少将來菿战败國

2019/05/15 来源:大兴信息港

导读

本报 文热心 通讯员 黄柏强9月3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日。胜利了,69年前的人们领略胜利的快感也只是接受日军的投降、放鞭庆

本报 文热心 通讯员 黄柏强

9月3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日。

胜利了,69年前的人们领略胜利的快感也只是接受日军的投降、放鞭庆祝……可有一个人比一般人要幸运,他作为“中国驻日占领军”的部队长,踏上了战败国的土地,因此对胜利的感受尤其特别。

他叫戴坚,祖籍长沙县安沙,时任国民党军队荣誉二师少将师长。

1 荣二师,定为驻日占领军

抗战胜利后,同盟国家根据《波茨坦公告》规定,派出武装部队占领日本。

美国上将麦克阿瑟首先进驻日本,在东京设立盟军总司令部。1946年初,国民党军事当局与美国特使马歇尔商定,由中国派出一个陆军师为驻日占领军。

派那个师呢?军事当局想到了荣誉二师。这个师此时已驻越南海防,接受日军投降。这是一支1943年11月底才组建的部队,兵员是原散在湖南、四川各后方医院伤愈的官兵。这支部队底子好,都是“老兵”、“老官”,军事素质不可小觑;人人都与日军有血海深仇,思想素质非同一般。经过师长戴坚调理一番后,成为一支劲旅,担任滇南越北边境守备,并随时准备策应印缅方面的对日作战。日本投降后,这个师就近开至越南受降。

军事当局经过全面考查,认为这个师建制完整,兵员充实,军容整肃,军纪良好,且积累了和同盟军交往的丰富经验,是一支理想的出国部队。于是,这个师于1946年2月末,由海防海运上海,待命东渡。

2 戴坚,踏上战败国土地

海运到上海后,这个师改为第六十七师。师长戴坚在整训中又来了两招:一招是淘汰少数老、弱、病、残、矮小以及五官不正的官兵,从其他部队中挑选强壮的补充。调整后,全师官兵身高均达1.7米以上,士兵的文化程度均达到小学毕业。二招是进行执行占领任务、军容仪表和国际交往一般常识的特殊训练。同时,部队一律换用美式装备,采用美式编制。

官兵们热情高涨,许多人自动地学习英语、日语,为执行占领任务作准备。戴坚还谱写了一首占领军师歌:“国军堂堂入东瀛,止戈扬武德。奠亚洲安定之基础,为世界和平之干城”,教全师官兵歌唱,表达胜利者的尊荣。1946年5月初,国民党国防部派员前来检阅,对该师给予了高度评价。

1946年6月7日,戴坚为首的先遣组去日本打前站。他们由回国述职的中国驻日军事代表团朱世明团长率领,乘坐美军专派的B-25轰炸机,从南京明故宫机场直飞东京。飞机经上海飞至长崎上空时,史维特机长特地在这个美军投掷第二枚原子弹城市的上空,低空绕飞一圈,然后稍北越过佐世保军港,沿朝鲜海峡北飞。

3 戴坚,马关上空豪赋诗

一会儿,50年前日本逼迫清政府签订《马关条约》的签约地——下关(即马关),映入戴坚的眼帘。他顿时思潮起伏,感慨万端,清朝爱国将领丘逢甲在《马关条约》签订后写的那些沉痛的诗句又响起在耳边:“宰相有权能割地,孤臣无力可回天。扁舟去作鸱夷子,回首河山意黯然。”“卷土重来未可知,江山亦要伟人持。成名竖子知多少,海上谁来建义旗。”

60多年后,他接受采访时,如此表述自己当时的心情:“这些爱国诗篇,酷似大海中的狂风巨浪,激荡着我的心。历史是无情的,日本侵略主义者那里会想到50年后的今天……这时,我向爱国诗人默道:你们‘抗倭守土’的愿望实现了!你们痛恨的日本强盗被打倒了!我们的宝岛台湾回归了!一股胜利者的激情,强烈的民族自豪感,促使我得如下诗篇——《七绝·步丘逢甲诗原韵》:‘抗战功成收失地,台胞重庆共尧天。金瓯还我无伤缺,壮士长歌气凛然。’《念奴娇》:‘扶桑直搏,清算了、马关辱权条约。铁鹏凌霄三岛渺,声震闱闾陵壑。战迹斑斑,都城堙没,只剩馀轮廓。 即时甘雨,不教骄阳肆虐。教民经武多年,野心明治,军略图扩拓。北进鏖兵驱帝俄,更凌清廷虚弱。因利乘便,满洲启衅,积极谋侵略。泥淖深陷,袭珠港全盘错。’”

4 举目,一片疮痍是东京

他们飞行约两小时以后,抵达东京羽田机场。拜访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与美军占领军第八军埃德伯格军长商定驻扎事务,前后花了好几天。戴坚一行又实地考察中国占领军驻地爱知县首府名古屋,展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幅惨境。这里本是日本第三大城市,是主要生产飞机的军事工业基地。在美军反攻时期被作为重点轰炸目标,曾遭几次大规模的轰炸,投下好几千吨炸弹和燃烧弹,很多地方已成了一片瓦砾。

接着,戴坚一行受华侨团体的邀请,前往横滨参观。坐在车上,举目所及,满目凄凉,偌大的东京,除皇宫和“神社”范围外,几成一片瓦砾。几个大商业区,不过是断砖堆砌或破铁皮装订经过粉饰的门面。

戴坚事后回忆说:“日本平民深受日本侵略者发动战争的苦难,贫困不堪。东京市民在许多马路两旁种植蔬菜,甚至种植粮食;马路上的行人,不见有穿新衣服新鞋戴新帽的;青壮年男子,只穿一身褪了色的军服,而且大都神态颓丧,无精打采,这些人一般都是战后遣返的士兵或下级军官,不再有当年‘圣战’时的趾高气扬,真所谓‘败兵之将不言勇,覆巢之下无完卵’”。

5 不服,就是这样的心态

戴坚在日本期间,也产生了疑惑:就是日本人对到底败给谁的认识。“总的来讲,承认败于美国的多,承认败于中国的少”。有两件事,令戴坚难忘。一是在名古屋与日方港口一位负责人的洽谈中,中方队员索取一份全港设施图作为参考,日方推脱说“没有”。这时同行的美军联络官插话表明此图确有必要时,日方立即允诺。第二件事是在中、美军事人员杂处的宾馆、餐厅里,日方接待人员和男女侍役,处处表现出对美军人员甚为恭顺。

对此,戴坚的看法是:“对于日本人的这种心态,早在我们预料之中。你想,日本为什么一直不放弃对中国的侵略呢?在他们看来,日本国富军强,中国贫穷落后,以强胜弱,天经地义。他们万万没有料到,战争的胜负是不以他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他们同中国打了8年,如果从‘9·18’算起,前后14年,的结果是‘皇军终拜汉家军’!由于他们遭到惨败,心理上极度不平衡……”

6 内战,占领军行动夭折

中国军队本来计划1946年8月底到达日本,但蒋介石一手挑起的内战却让计划流产。1946年6月,国民党军事当局急电在上海待命的第六十七师,令其迅速过江,进攻苏鲁豫解放区。正在日本苦等的朱世明还被蒙在鼓里,得讯后向蒋介石询问。蒋开一支票:“只要在鲁南或江苏泰兴一得手,即可将第六十七师调回并按原计划进驻日本。”

“占领军不来了”的消息传出后,令在东京的中国驻日军事代表团成员叹息不已。尤其是正准备到名古屋港口欢迎占领军的华侨们,失望加气愤地骂道,中国那像战胜国,连胜利的气味都没有!

本来一心一意去占领日本为国争光的第六十七师官兵,没想竟被派到内战前线,情绪消沉、士气低落。到达苏中后,部队被分割到六十五师和六十九师使用。六十七师就这样覆灭在内战的战场上。

戴坚虽然后来担任过国民党青年军二0九师师长,晋升为中将,可他的部队在1949年5月于上海被歼灭一部。戴坚到台湾后也只有一时风光,退役后在美国定居。1999年5月在巴西去世,时年86岁。

7 1986,少小离家老大归

1986年,73岁的戴坚回老家长沙县鼎功探亲。他的一个“顽童”般的细节至今让人津津乐道。在田垅里,他正说着童年特别喜欢骑牛趣事,正巧旁边有一条水牛在吃草。戴坚一见,不由自主地走到那牛旁边。他用手在牛背上摸了摸,然后一纵身便跨了上去,再用手在牛身上拍了两下,那牛就乖乖地走了起来。据说那牛的性子平时是有些烈的,却在他面前变得听话了!

这次回来,他随身带着一个沉甸甸的书包。据知情者说,里头是一方石头图章和一方木头图章。石头章是圆形的,刻着“中国驻日本占领军纪念章”的字样,木章上刻有“中国驻日本占领军司令部关防”字样。于是友人对他说,8年抗战中国取得了战胜国和军事占领国的地位,这可是纪念物和证明。但凡有民族自尊心的民众,一定都很爱它。如果让老百姓看到,其价值就更高了。它们属于民族。后来,戴坚果然把两枚珍贵的大印献给了中国历史博物馆。

工商管理硕士
北京聚苯板厂家
工业固废处理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