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谢谢再见熟悉的背影

2018-10-31 13:24:37

谢谢,再见,熟悉的背影

寒假已到,苏北一个人拖着重重的行李箱穿过白雪皑皑的校园走到校门外。这已经不是她次独自前行了,每次放假,这种情景都会重复上演那次车爱后。只是今年由于连降了一个星期的雪,苏北走在校园里就显得格外吃力。

在出校门的路上,苏北看见一个男生在帮身边的女生拖着重重的行李箱,两个人亲亲密密的向校门的方向走。苏北站下来看了看,羡慕的感觉让她微微翘了翘嘴角,苦涩的笑了笑。

“如果莫老师在,多好;那怕他可以怜悯一下我,也可以呀。”

莫老师是苏北大一时的老师,苏北看见他面时就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但她却怎么也不肯承认这种感觉是喜欢,也许这就是自欺欺人吧。

但承认会怎样,不承认又能怎样,莫老师对自己的态度还不是那么冷冰冰的,一副拒所有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苏北来到火车站,一个人艰难的将沉重行李箱提上了火车。

车厢里只有一个小乘务员在忙来忙去,这么重的箱子一个女生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将它放到行李架上。苏北想请这位小乘务员帮忙,却不知该怎么称呼这位只比自己大五岁左右的男乘务员,她握着行李箱的把手愣在原地想来想去。

正在想时,他发现身边站了位大叔就捞饭这位大叔将行李放在了行李架上。

她转过身,正看见小乘务员走到了这里帮其他乘客放随行物品。他看见小乘务员举起一个暗红色的行李箱时发现行李架上已没有了位子,而火车的过道中又堆满了物品,一时不知放在何处的小乘务员只好一直将行李箱举过头顶。

“这么重,你能撑得住吗?”苏北只是一种很自然,很善意的想法。

火车慢慢启动,小乘务员的身子晃了,一下苏北条件反射的伸出一只手想扶住小乘务员,可由于两人相隔不知一臂之遥,苏北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尊敬各位旅客,你们好!欢迎乘坐XXX次列车——”

不同的时间,不同的车厢,却可以听到列车广播员千篇一律的广播内容。车窗外的景物越退速度越快,苏北望着远去的车站,“莫老师,还要等一个星期才会回家的吧。”

一个在人无聊时蹦出的问题,让苏北在看窗外枯草连天的荒野时,竟对这座她曾深恶痛绝的城市多了几分不舍。毕竟这意味着,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一次莫老师的身影都见不到。

“还没收到一半就收了一袋。”

火车轮子与铁轨的摩擦声音再大,苏北还是听清了小乘务员的声音。她抬起头,看见小乘务员举着盛满垃圾的黑色塑料袋正挤过人群向这边走。

就在那一瞬,苏北突然觉得这个小乘务员很可爱,是自己从没见过的那种男生才会表现出的可爱。

小乘务员又拿来一个新袋子开始收剩下的一些垃圾,苏北将自己前面桌子上的垃圾一点点放入那个新的垃圾袋。

一个同校的学生随口问了一句,你一天的收多少遍?

“几遍!N遍吧!”小乘务员瞪大眼睛,话语间透出烦躁与无奈。

可这句话到时逗得大家开怀大笑,苏北略略掩嘴,倒也笑得前仰后合。

小乘务员提着袋子又开始打扫卫生。

苏北看着她的背影,觉得无比依赖,只谈过一场恋爱的她,还是希望身边有个异性可以像这样的与自己说笑,可以在自己不开心时随便讲一个就算很乏味的笑话,只要在那个时候他能在自己身边就好。

只是这不过是自己长久以来的一个不会实现的美梦。

如果不是苏北执意要这天走,如果不是在前几天与那个永远都无法把距离拉近的老乡小吵了几句,这场偶遇也许永远都不会发生。

旅程近二十小时,从始发站一直坐到终点站,周围的人叫苦连天,苏北去珍惜着每一分每一秒。

阳光刚好,照得整节车厢明亮亮的,外面的景物虽不是阳春三月那般绚丽多彩,但苏北还是很喜欢的想车窗外不断眺望。

她一遍遍的计算着自己还能走几趟这段路程还能在那座慢慢变得留恋的城市待多久。

火车临到车站时,小乘务员再一次来打扫卫生,苏北那时正站在过道中,人多车拥挤,当小乘务员从她身边挤过时,苏北的左手无意间从小乘务员的后背擦过。

小乘务员真的很瘦,脊柱骨明显的突出,益降压事当的指尖轻轻的滑过那一刻,苏北扭过头,看到的仅是小乘务员忙碌的背影。而脑海中却一遍一遍的惋惜为何当初没有叫出那一声“学长”。

苏北知道虽然对小乘务员称呼“学长”甚是不妥,但除此之外,苏北真的无法想出更贴切地称谓。况且“学长”一词是苏北觉得为亲切的称呼。

鸣笛声响起,火车缓缓进站,苏北此时已扑入这座让她一见钟情的城市——北京的怀抱。

苏北觉得当火车停稳后急于下车的人一定很多,所以她等到车厢中的人数寥阳江治疗牛皮癣里寥无几时才出车门,而小乘务员正穿戴整齐的站在车门外目送着每一位乘客。

苏北拖着箱子真的很费力,当他看见小乘务员时,她幸福的微笑了一下,然后静静地走到小乘务员的面前很谦虚地说:“学长,能不能帮忙提下箱子,实在太谢谢你了。”

小乘务员听后就帮忙将箱子拿了下来,苏北轻轻地鞠了一躬,便转身离开了。

在近出站口时,苏北回头望了一下,小乘务员转身走进车厢的背影刻入了苏北的脑海。苏北浅笑了一下,忽然想起徐志摩的一首诗:“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无限的忧愁。

沙扬娜拉……

交通事故赔偿标准
基坑护栏厂家
配料秤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