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信息港

当前位置:

诛天凌九重 千零一十五章 一群损友

2019/12/05 来源:大兴信息港

导读

诛天凌九重 千零一十五章 一群损友从魔域回来后任图影就一直在想着解决白小菟身上毒咒的事,但由于白小菟曾是魔族的幻魔,所以这事他也只

诛天凌九重 千零一十五章 一群损友

从魔域回来后任图影就一直在想着解决白小菟身上毒咒的事,但由于白小菟曾是魔族的幻魔,所以这事他也只跟梦舞妖娆和冷若曦二人提起。E小』ΩΔ说Ω.

知情的李逼,也因为任图影的嘱咐而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任图影收了白小菟做徒弟的事,即便是他的枕边人凌飘雪。

这次炙洁的现,让任图影感受到巨骨碑里的某种气息跟毒咒很像,便将目光落在此处,也有了一丝头绪,准备让梦舞妖娆去查探查探确认一下。

不曾想,梦舞妖娆居然什么都知道,巨骨碑果真跟白小菟身上的毒咒有关系。

找到解决毒咒的办法,任图影也算了却了一桩心事,心里轻松了许多。

只不过即使毒咒可以解除,但身在魔域的白小菟仍是有危险,一如梦舞妖娆所说,说不定现在轲有极已经循着气息找到了她,即便没有找到,但多半已经离她不远。

任图影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徒弟身处危险之中,就算梦舞妖娆强力反对,他也不会改变想法。

梦舞妖娆虽然很不想任图影去涉险,但她也知道任图影的性格,根本阻止不了他。

况且梦舞妖娆本就很善良,再讨厌白小菟,但她也是白小菟的师娘,怎么能因为自己的自私而让徒弟陷入危险之中于不顾。

想通了这些,梦舞妖娆反而希望任图影去把白小菟接回来,并对刚刚自己那自私的表现感到羞愧。

“以后,要收徒弟,特别是女徒弟,必须得跟我说一声!”

“行行行,我知道了。”

“影哥哥,对不起啦。”

“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任图影摸了摸她的额头,“你今天没吃药?”

梦舞妖娆摇摇头,“其实从你说起念小白和巨骨碑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这些,只是……那时候我很自私,加上马上又要成亲了,怕你又要走,所以才一直装不知道,直到现在才告诉你这些。”

任图影微笑说道:“那应该是我谢谢你能告诉我这些才对。”

梦舞妖娆突然将头靠进他怀中,“影哥哥,什么都别说了,快脱啊。”

“啊?啥?”

“冰冷曦都有了宝宝,我也要有。”

“卧槽,这么直接?”任图影一时间有些懵逼,暗叹这画面转变的也太快了。

梦舞妖娆直接将任图影推倒在床,“来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

翌日。

任图影还在睡梦中就感到身体上传来一股疼痛,醒来才现原来是梦舞妖娆在那又踹又蹬,就跟疯了一样。

“魂淡魂淡魂淡,影哥哥你就是个魂淡!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

任图影一脸无辜,掀起被子看了一眼又盖上,叹道:“看来今天床单要换了。”

“脏死了,这都是你害的!”梦舞妖娆很生气,“看来冰冷曦说的没错,真的好疼,我现在都不想下床走路,早知道昨晚我就不跟你那个了。”

说着她伤心的哭了起来,“呜呜呜……这可是我的青春啊,就这样被你给弄没了,你赔!”

任图影揉了揉额头,感觉有些伤不起,“行了行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要是怀上了怎么办?!”

任图影两眼一瞪:“不是你自己想要孩子吗?我索性把我画氏一族千万子孙全部给了你。再说了,次哪有那么容易怀上,不信你问若曦。”

“也对呃。”梦舞妖娆捏着下巴,“冰冷曦确实说过没那么容易,那么就再来一次。”

一言落下,梦舞妖娆小猫一样钻进被子里爬到任图影身上,“影哥哥,这次换我在上面欺负你,你自己动的话太猛了,很疼的。”

任图影满脸恐慌,昨晚折腾了一宿,现在正虚的很,没想到这妞欲求不满又要来一次,平常在外人面前表现的那么文静可爱,怎么到了床上就这么给力。

真是苦了我的肾兄啊!

“妖妖,改天吧,我今天还要动身去魔域。”

“不行,不行不行!走之前,你必须得留下小影哥哥在我肚子里。”

“妖妖你怎么越来越污了?”

“今生今世,生生世世,我只对你一个人污。”

“连污也污的这么清新脱俗,我靠……你要干嘛,救救救……救命啊!”

“别叫!再叫我打你!”梦舞妖娆连忙用手捂住他的嘴巴,满眼的凶光。

“呜呜……救命……”

“让你别叫,听到没!我都还没开始叫呢!昨晚你捂住我嘴巴不让我叫,现在换我了!”

任图影伤心欲绝的叹道:“我的命咋就这么苦呢?”

“影哥哥,请你安静的让我对你实施侵犯,别说话,再说话我要动粗了哦。”

……

不知过去多久,梦舞妖娆终于下了床,望也不望瘫在床上的任图影,待穿好衣服后,步伐有些艰难的去到梳妆台前梳妆,每走一步,她都觉得下面有一种撕裂般的疼痛,非常难受。

当她梳好妆,准备开始新的一天的时候,却现任图影依旧四仰八叉的倒在床上,看上去就跟彻底瘫痪了一样。

“影哥哥,我去做早餐咯。”

当梦舞妖娆做好早餐来喊任图影起床的时候,却现任图影还是四仰八叉的倒在床上,看上去没了一点力气。

“影哥哥,你这算是****了吗?”

她满脸不屑的说道:“才两次就把你给榨干了,看来冰冷曦说的也不是真的啊,你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厉害。”

“再说了,人家还是次。”

闻言任图影立马弹身而起,急的脸红脖子粗,霸气的说道:“靠!谁说的我不行,要不再来与我大战三百回合!操不翻你我把名字倒过来写!”

“屁!谁要跟你大战,五秒男。”梦舞妖娆挑衅的吐了吐舌头,“影哥哥,我得去忙了,早餐在桌上,你饿了自己去吃,我先走了哦。”

待梦舞妖娆离去,任图影又一屁股坐回床上,表情委屈的就跟个受了欺负的小媳妇似的。本以为自己是老油条,对付梦舞妖娆这种黄花大闺女想怎么对付就怎么对付,不曾想,自己反被她给欺负了。

此仇不报,非真男人!

“妈蛋,你给我等着!”

歇息了良久,任图影下床穿衣整理仪表,胡乱的吃了些早点,然后将剑架上的偷天换日剑取下挂到背上,大步出门,径直朝白剪所在的大院走去。

临走之前,他得跟白剪打声招呼。

“老白,我得出一趟远门,要些天才能回来。”

“好,此去你一路小心……嗯,不过任务的事怎么办?”

任图影笑道:“来找你主要就是跟你说这件事,将刺杀目标换成逼哥,相信我,这照样有难度。”

白剪想了想,“也好,只能如此。”

“那么,告辞了。”

尔后任图影又分别去跟任莉莉任图馨等人打了声招呼,来到练功场,将巨骨碑放出。

这么大的碑,想来也只有这么大的练功场才能放下,只是苦了武力堂那么多的弟子们,今后要练功得换个地方。

不多时,令任图影有些意外的是,李逼、陈汇丸、任图风、酒渐浊、血雷以及泓煜等人居然都来了。

一群人将任图影团团围住。

李逼斜了任图影一眼,“背着你的大宝剑准备去哪鬼混?要不逼哥也跟你一起去?有了逼哥的照顾,你得少走很多弯路啊

,逼哥还能让你感受到父爱一般的温暖。”

“不了……孙子。”任图影笑道:“爷爷很快就回来,你就留在家里替爷爷看好家,别调皮听到没,爷爷回来给你买糖吃。”

任图风站了出来,“表弟,虽然不知道你要去做什么,但表哥相信,你是个做大事的人!”

酒渐浊捏着下巴,满脸狐疑的说道:“二弟,你今天看上去很虚啊,怎么回事?唉,现在的年轻人,要节制啊。”

李逼淳淳教诲的说道:“年少不知两肾贵,老来望逼空流泪,兔老板,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节制!节制啊你懂不懂!逼哥一晚多才五次,多节制啊,而你这样子,起码是十次以上!”

李逼见任图影要开口骂人,连忙又继续说道:“兄弟,你就放心的去干大事吧,你的老婆,逼哥会帮你照顾的,有我在,绝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你尽管放心的去吧!”

任图影额头上青筋暴起,“都他么给我滚犊子!”

泓煜豪情万丈的大笑一声,说道:“小舅子,我不像他们,尽数落你,真没品!你既然要走,那就让我用美妙歌声来欢送你,如何?寸心无可表,唯有歌一曲,这歌,名叫送别,你一定会喜欢的。”

说着他清了清嗓子,也不在意旁人怪异的目光,开始唱了起来: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人生难得是聚欢,唯有别离多。”

“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

“……”

在众人的合唱声中,任图影走了,而且还走的很快。

这他么完全是被这群犊子给气走的!

人生为何就能交到这样的朋友,简直就是一群损友,真是哔了狗了。

……(未完待续。)

———————

唉,说起来,我身边的朋友也有这样的,特别损,损的有时候你想怀疑人生,甚至还会后悔认识了他。

而且有个逗比,每次离别,这货都会把拿出来放这歌。

,还没去诛天凌九重贴吧报道的童鞋都赶快去哦,贴吧地址:直接搜索。等着你们来集合。

(本章完)

嘉兴市盐官精神病院怎么样
长春中医医治银屑病
大同性病医院哪家好
太原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赤峰治疗癫痫病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