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信息港

当前位置:

网剧市场火爆在互联网催生下半年就是一个时

2019/05/14 来源:大兴信息港

导读

【我们好像回到了之前那样的创作模式。所有人都是为戏服务,你演,我导,他拍,咱们都是一块干活的,没有二心。】去年一年,国产现象级剧集中爆发

【我们好像回到了之前那样的创作模式。所有人都是为戏服务,你演,我导,他拍,咱们都是一块干活的,没有二心。】

去年一年,国产现象级剧集中爆发,两部罪案剧《白夜追凶》和《无证之罪》实实在在火了一把。观众进入眼花缭乱的观剧时期。艾瑞集团近期发布的《2017年中国络自制剧内容行业研究报告》认为,剧在造星力、传播度方面有望反超电视媒介。而细数下来,《河神》的背后站着出品《寻龙诀》的功夫影业,《无证之罪》的监制是电影人韩三平,剧已经吸引了资本体量和影响力更为巨大的电影圈的关注和参与。

2014年是络自制剧元年,2015年是开启剧付费元年,2017年则被称为超级大剧元年。剧的里程碑式节点几乎是零间隔。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觉得,互联属性造就了剧的迅速迭代:之前,常常10几年才能看到一个时期的更迭,但是剧市场一年、半年都是一个时代的更迭。在互联时代,大量年轻人收看内容,参与创作,用户以及市场需求都在飞速成长。艺术创作者以及内容提供者的成长也相应地非常迅速。

曾经资金窘迫的领域出现了一群希望创作好作品的内容提供者。《白夜追凶》的导演王伟坦言:我们好像回到了以前那样的创作模式。所有人都是为戏服务,你演,我导,他拍,咱们都是一块干活的,没有二心。

新人抓住了机会

回望2014年的剧生态,戴莹感叹,那时候既没钱也没人。单集成本和总成本非常有限,这样的前提下,吸引好的内容创作者参与进来是一件很困难的事。那会儿我们四处寻找好团队,一个个沟通,问他们愿不愿意做剧,尝试一下。

这样的环境给年轻人提供了机会。那时候做原创很不容易,不像现在有这么多先进电子设备,特别艰难。王伟记得,早年五百(《白夜追凶》监制)自己买了1台小型的高清摄像机,自己做摇臂,做轨道,拍的东西很专业,这群发烧友组成了一个团队。当时的80后,其实也就等于现在的90后,那就是一帮小孩。就像一个乌托邦一样,王伟觉得自己找到了组织:他们很执着,也很单纯。

开始一集可能只有三万、五万,基本的东西都保证不了。王伟说,我们拍剧的,大部分都是不用腕儿,尽量把钱都花在创作上,久而久之养成了这类习惯。王伟觉得,剧打下的基础就是以制作为本,如今才有能力和电视剧比拼。他告知财经,相较而言,盈利模式导致了传统影视剧更注重演员。如果是传统电视剧,《白夜追凶》就不大可能起用潘粤明担当男主角,剧就不一样。王伟说,他们此前的合作基本上是平台定制:平台会问你,这个项目你想花多少钱。然后报价,钱给你了,这时候候选什么演员,人家也都给你这么多钱。所以你就只要选会演戏的就可以,能把片子呈现出的状态就可以,不一定非很多知名。传统影视剧领域,演员从十八线熬到一线,年纪也大了:你看近的新人都是从剧出来的。

从早期的段子剧,到后来的情形喜剧、单元剧,剧的影响力慢慢扩大,作为传统电视剧内容的补充,2014年戴莹参与的两部剧《灵魂摆渡》和《废柴兄弟》在上得到使人惊讶的反馈,班底全都是新人。《灵魂摆渡》上线6个亿(流量),作为纯剧这是难以想象的,爆炸式的,《废柴兄弟》上线以后也是5个多亿的流量。这两部剧增强了我们对自制剧内容的信心,才有了2015年的《心理罪》和《盗墓笔记》。

对接观众需求

作为早入局剧领域的从业者,小糖人文化传媒创始人朱振华5年前就已注意到,观众的注意力正大规模从电视机迁移到互联视频平台,与此同时,内容制作机制也随即发生改变。电视剧和络剧虽然本身没有太大差别,但是它的播出方式、实时互动性、可以拖进度条观看的方式都是和以往播什么看什么的传统模式不一样。影视剧制作方面微创新和微变革是不可逆的一件事。

朱振华告诉财经,以往电视台的客户某种意义上变成了广告主,脱离了观众的需求:广告主说,我认这几个演员,这戏电视台就买,因为买了有广告。传统影视剧,观众把选择权委托给电视台,电视台替他们表决。

互联则解决了一个问题,它连接了C端(用户),对接的是观众需求。很简单的道理,你是我的用户,我应当考虑你是否满意。但是之前,我们斟酌的都是购片方是否满意,选择权、决定权都不在观众自己手里。

2013年,朱振华创立小糖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2014年推出了剧《匆匆那年》。在张一白执导、彭于晏等明星主演的电影《匆匆那年》惨遭批评的同时,这部全部起用新人,由85后导演执导的同名剧带来一股久违的校园清新之风,在豆瓣得到8.1的评分。高中生活神还原、十年来的国产青春剧等友评价肯定了它的水准。

由于利润淡薄,传统电视台和传统的制作公司不愿触碰青春题材,小糖人选择以青春片为络自制剧的步,一方面补充市场的稀缺,另外也考虑到制作的复杂度:青春题材片对殊效,对整个工业体系并不是特别依赖,只要能做好基础工作,它可以有所突破。《匆匆那年》以后,小糖人和爱奇艺推出了《的我们》,捧红了如今炙手可热的刘昊然和谭松韵,今年年初收官的《你好,旧时光》同样也在观众心中得到8.6分的口碑,三部剧的成功为小糖人带来青春片厂牌的加冕。

人比钱重要

国家出版广电总局发布的《2017络原创节目发展分析报告》显示,2017年上线的络剧中,独播剧占94%,付费剧占85%,与往年付费剧在更新终了后免费开放给用户不同,今年超过六成的付费剧在全部更新完毕后,仍然需要付费才能观看,报告认为,独播付费剧已经成为行业的主流形态。

付费时代,内容决定了用户群体的多寡。朱振华认为,付费时代是对整个行业普惠的时代:大家买东西,肯定会选质优价廉的或选高品质的,谁参与了高品质内容的制作,无论是平台还是内容提供方,都能取得自己相应的利益,这是产业共荣的链条,也能增进良性循环。

在朱振华看来,付费是解决产业升级的重要推动力,它能够优化整个产业结构,他将影视工业类比国产大飞机的制造:大飞机制造其实反应了工业水准,一个影视项目关键流程包括10几、2十家公司,调色、配音、群众演员乃至提供盒饭、车辆的环节,当这些环节都自我升级的时候,我们的影视工业就已经往前迈了1大步。

戴莹认为,现在的互联用户愈来愈年轻,审美极高,知道什么才是的殊效和制作,也清楚甚么才是的故事,现在络用户能够接受殊效和制作不理想,但是对故事的好坏包容度极低,伴随着用户审美的升级,要求内容创作者也要进行审美升级。想完全到达美剧的工业化水平实际上是非常艰难的,流程化的管理却更容易实现,如果能够把这一点做好,就能对整个行业有良好的规范。

在朱振华看来,当一个内容企业背负着所谓的对赌、资本、财报的时候,出发点其实很难保持纯粹:影视兼具了商品和艺术的双重属性。在我们这个行当,其实人比钱重要。

在王伟看来,影视作品区别于其他任何类型的艺术,它需要大家共同完成,影视的工业属性意味着任何一个环节都可能加分或者减分,它不是个人主义:每一个人都非常重要,再好的导演没有演员也不行,再好的演员没好导演也不行,灯光、摄影、造型、美术每个环节都特别重要。

《白夜追凶》凌厉的风格和成熟的视听语言炼成非一日之功。王伟介绍,五百创立的弧光同盟,罗了一批行业中的人材,《白夜追凶》的班底正是一群共事多年的合作伙伴,摄影、灯光等都是固定班底,《白夜追凶》的成功便得益于这群人的长时间合作。

从早期的情景喜剧到盗墓穿越、青春校园,剧不断扩大内容创作的外延,满足观众对多元剧情的需求。王伟的下一部剧集《隐秘而伟大》行将开机,是一部以民国风云为背景的剧集,和他心中向往类似《走向共和》的历史题材更加接近。小糖人则将在2018年探索多元类型,推理探案题材的《大唐悬疑录》已经准备了两年。

回到戴莹在第五届络视听大会剧高峰论坛上提出的问题:我们的市场缺用户吗?13亿人口,完全不缺。现在的市场缺钱吗,也不缺,我们缺的是创作人材,如果你真心去创作,而不是带着投机的心理加入这个行业,迎接你的就是曙光。

宫颈炎有哪些症状
盆腔炎的原因和症状
白带多怎样治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