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信息港

当前位置:

八爷的爱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大兴信息港

导读

一、  八爷去世了,突然的噩耗让我有些手足无措。坐在回家的车上,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风景,心里仍有些恍惚。从车窗的倒影中,依稀看到了一张苍老的

一、  八爷去世了,突然的噩耗让我有些手足无措。坐在回家的车上,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风景,心里仍有些恍惚。从车窗的倒影中,依稀看到了一张苍老的脸,那些纵横交错的皱纹里,不知埋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  八爷,准确的说是我的八爷爷,我爷爷兄弟姐妹八个,八爷排行老么,我和同辈堂兄妹们都习惯喊他八爷。  打我记事起,八爷就是一个人生活,无妻无子。记得八爷喜欢去的地方就是村南面不远的一个池塘,记得那个池塘不大却很深,不管干旱的有多严重,那个池塘从来没干涸过。每当干旱时,周围的几个村子都会从池塘里取水浇田。池塘边有个很大的土堆,八爷总是一个人坐在土堆下,有时一坐就是一天,陪伴他的只有那条他捡来的大黄狗。  现在那个池塘早已不见了,两千年时修高速公路给平了。  人们都说八爷这辈子活的得太傻太窝囊,要我说,八爷他只是活在自己的梦里,一生只为了一个人活着,虽然那个人早已经不在了。了解其中缘由的人都不仅感到唏嘘,感叹不已。  那是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八爷刚刚二十出头,正是血气方刚的热血青年。当时从城里下乡了几个大学生到村里,其中有个女大学生叫张小燕,身材高挑,长得也很漂亮,留着齐耳短发,一双大眼睛好似会说话一般。  土生土长的乡下小子,哪里见过穿着时髦的大学生,八爷一下就被张小燕的气质吸引了,每天都会有意无意地接近张小燕,而张小燕对八爷也不反感,两人一来二去处起了对象。  说也奇怪,一个是城里的大学生,一个是没进过课堂的乡下小子,按道理两人应该是没有共同话题的才对,可八爷和张小燕却是有聊不完的话题,从雪山聊到大海,从草原聊到平原,从男聊到女,从天上聊到地下,反正是无所不谈,总有说不完的话。  相处了两年,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太爷爷为了能体面些,决定把住了几十年的几间茅草房拆掉,建几间瓦房给八爷当做新房用。  决定动工的那天,太爷爷就招呼一家人把屋里的东西都搬到大爷爷家去。大爷爷成家比较早,也早就分了家,太爷爷就决定先在大爷爷家将就住几天。其实也没什么东西,都是一些简单不能再简单的家具和被子等。  一切安排妥当,找来一个施工队就开始拆房子。八爷也跟着帮忙打下手,就几间茅草房,四周都是土墙,五六个人半天的功夫就给拆光了。下午开始挖地基,起初挖着还没事,剩一面墙的地基的时候,一个黑脸汉子挖着挖着突然一声大喊,丢下铁锹,连滚带爬的从刚挖的地基里跑了出来。  众人闻声走到进前一看,原来是那个倒霉的家伙挖到了一条蛇,足有成年男子手臂粗,盘成了一盘,高昂着头,看不出有多长。有人惊讶地说道:“好大的长虫。”也有人笑道:“二黑子,瞧瞧你那怂样!不就挖了条长虫么。”  二黑子就是刚刚挖到蛇的那个中年男子。只见二黑子脸涨得通红,本来就黝黑的脸显得更黑了几分。他用手指着蛇头说:“你们看看那,那像什么?我刚刚就是看到那个了,以为它在冲我笑呢!吓了我一跳,妈的!”说完狠狠吐了口唾沫。  众人闻言全都往蛇头上看去,这才发现特别的地方。蛇的整个身体都布满了黑红色的花斑,尤其是头顶上的花纹,就像是一张在微笑的人脸,看上去诡异无比,众人只觉得脚底生寒,不自觉地后退了两步。  在另一边的八爷此时也赶了过来,走到进前也被吓了一跳,暗骂一声晦气。  农村建房子,挖地基时忌讳挖到活物,尤其是蛇。挖到其它活的东西时还好,它自己会跑掉,但蛇不会,赶都赶不走,又不能打死它,打死了不吉利,只能请它自己走。其实方法也很简单,就是在蛇旁边摔碎一个自家用过的碗,说是可以破出邪气,一般摔过碗后,蛇就会自己慢慢爬走的,至于真假就不得而知了。  八爷暗骂了一声,转身拿过铁锹就要把蛇给挑出去,旁边一位年纪稍大点的开口阻止道:“别动它,要让它自己走才行!”  “对的对的,要让它自己走,快去拿一个碗来,在它旁边摔了。”说话的正是太爷爷,太爷爷听说挖了条蛇,也是急忙赶了过来,结果刚到就看到八爷拿着铁锹正准备把蛇挑出去,于是连忙开口阻止道。  八爷心里不愤,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迷信,相信这些东西。虽然心里这么想,嘴上却没敢说出来,撇了撇嘴,丢下铁锹,一路小跑的拿了个碗回来。  按照太爷爷的吩咐,在旁边找了块石头垫在下面,那条花斑蛇一直盯着八爷看,有碗口那么大的脑袋随着八爷的走动也跟着转动着。八爷扭头看了一眼盘在那里的蛇,隐隐总感觉蛇的眼睛怪怪的,当下也没多想,高高地举起碗,用力摔了下去。  预想中瓷碗破碎的声音却没听到,定眼一看,却发现瓷碗正静静地躺在刚挖出来的碎土上,距离石头只有一指宽的距离。  “没砸中!”八爷心中有些奇怪,这么近的距离居然砸偏了,“难道见鬼了不成?”  不服气的又拿起来砸了一次,又没中,再一次,还是没中。  八爷心里火了,索性蹲下去,拿起石头向着碗砸去,只听“嘭”的一声,瓷碗应声而破,八爷长呼了一口气,转头对着花斑蛇说道:“好了!你该可以走了。”  但那条蛇却不为所动,还是那副防御的姿态,冷冷地看着八爷。八爷心里有些不耐烦了,眼睛又看向了铁锹。这时太爷爷在旁边说道:“老八你去供销社买一盘鞭炮去,看样子摔一个碗还不如它的意。”  八爷无奈,强押下性子,又一路小跑的买了盘鞭炮。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买回来的鞭炮怎么点都点不着,明明看到已经冒出火花了,当转身离开后,它又熄灭了。  八爷性子本就急,来回折腾了五六次还不行,又看到蛇的脑袋来回不停地晃动,头上那个诡异的笑脸冲着自己,就像是在嘲笑自己一样,八爷终于忍不住了,抄起铁锹轮圆了狠狠地向着花斑蛇的脑袋砸去。  蛇也算机警,微微偏了下头躲了过去。头虽然躲了过去,可身体却结结实实挨了一下,只听“嘭”的一声,铁锹狠狠地砸在了花斑蛇的肚子上,花斑蛇疼得直抽搐,肚皮直往上翻,蜷缩纠结成了一团。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太爷爷根本来不及阻止,看着八爷那一锹下去,气得直跺脚,大骂八爷不懂事!  此时八爷却愣住了,下面有东西。刚刚蛇是盘成一个圆盘,没看出什么来,现在因为疼痛纠结成了一坨,下面的东西就露了出来。八爷定了定神,不理会太爷爷的叫骂,用铁锹把蛇挑开了些,这才看清下面的东西,不仅轻“咦”了一声。  众人闻言也都走到近前看了看,二黑子惊讶道:“难怪它不走呢!原来是因为这个。”  仔细一瞧,下面赫然是三枚拇指大小的蛋,原来它一直在护着自己的孩子,这才一直赖着不走的,这时众人才恍然。  八爷也看出了缘由,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把铁锹向那三枚蛋慢慢地伸了过去,花斑蛇好像看出了八爷的意图,停止了抽搐,身体快速从一坨变成了一条,在八爷微微愣神的功夫,迅速叼起一枚蛋就跑,眨眼间就消失在不远的草丛之中。  八爷骂了声,提着铁锹就追了过去,嘴里还在说着:“妈的!看这样子是没少偷鸡蛋啊!还想跑!看我今天不扒了你的皮。”  到草丛里一通拍打,寻找半天未果,只得悻悻而回,嘴里仍旧骂骂咧咧不停,赌气似的将那剩下的两枚蛋砸个稀烂才算作罢!  这件不大的小插曲就这样过去,大家仍旧各自开始忙活,很快便把这件事给忘了。  没多久房子便建好了,八爷全程跟着监督,期间并没有再出什么意外,八爷心里很是满意,看着建好的新房,想到以后便要和张小燕在这里一起生活,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微笑。  二、  下面该是准备家具了,这个也不用愁,村里就有几个木匠,八爷按照太爷爷的吩咐,给每家都送去了一只鸡和两坛酒外加两包大团结牌的香烟。  家具的事情就这样解决了,虽然八爷有心也要跟着全程监督,不过有更重要的事等着八爷去做,那就是学车,是的!学车。不过不是学开车,而是学骑车。  太爷爷给八爷准备的结婚大礼,一辆老款的凤凰牌自行车。这可是村子里辆自行车,轰动效果不亚于现在村子里有人买了辆奔驰。八爷的心情可想而知是有多高兴了,不过高兴过后就开始犯愁了,这玩意没人会骑啊!买回来不骑不等于没买么?不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村里没人会骑不代表城里人不会啊!想到这八爷便推着自行车找到了张小燕问她会不会骑这东西。张小燕也不答话,接过自行车,左脚踩在踏板上,右脚蹬地助跑两步,腿一抬便胯了上去,很自然地骑了两圈,停在八爷面前。  八爷的羡慕之情溢于言表,拉过张小燕就让她教自己骑车。张小燕也不推辞,给八爷说了其中的诀窍,告诉八爷说:“你呀先找两个人在后面扶着,然后你在上面慢慢地感觉,一点点的让他们试着撒手。记住了!一定要注意安全,别摔着。”八爷听罢,嗯嗯了两声,急急地回去找人了。  起初还好,后面有人总能在关键时刻帮八爷一把,不至于摔倒,可是到了后面,八爷让他们试着撒手时,问题就来了,只要扶着的人一撒手,八爷骑不了多远就会连人带车一起扑街。这一来二去可把八爷摔惨了,大伤套着小伤,旧伤连着新伤,痛得八爷是龇牙咧嘴叫苦连天。  后来琢磨了半天,终于被八爷琢磨出了一个好方法,先用两个麻袋装满稻草,在自行车的后座上一边绑一个,这样即使摔倒了有稻草的缓冲,也不至于再摔伤了。这方法果然有奇效,试了几次果然不会再扑街了,八爷心里得意,学起来就更大胆了。  世上什么都会随着时间改变,唯独时间永远不变。日月如梭,很快到了大婚的日子,这天八爷早早起床洗漱,穿了身崭新的衣服,胡子刮了七八遍,对着镜子照了又照,嘴巴笑得都快裂到耳朵后了,人逢喜事精神爽,看八爷那得意劲就知道他心里早已美得冒泡了。  在那个年代,没有什么大车小车的,接新娘农村一般都是用牛车。八爷不同意,非要自己用自行车去接,太爷爷拗不过只得同意。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八爷揣把糖又拿了两盒大团结,骑着他的凤凰牌“一二五”喜滋滋的去接新娘子了。  自行车前绑了朵大红花,一路招摇过市来到村长家。张小燕是落户在这里,所以暂住在村长家。八爷到村长家后,看到女人小孩就给糖,看到男人就发烟,糖散完了,烟也快没了,八爷便带着自己的准老婆往家赶。  一路上两人谁也没说话,有一段路是顺着河边走,路面坑坑洼洼很是不平,张小燕被颠得厉害,开口对八爷说道:“骑慢点!这是河边,万一掉下去了有你好看!”  八爷哈哈一笑道:“放心吧!我的技术那可是摔出来的,杠杠的!再说了,要是真掉到河里,那不正好来个鸳鸯戏水。”说完嘿嘿一笑。  张小燕想起八爷学车时的惨状,噗嗤一笑:“贫嘴,怎么没把你那嘴给摔破了?”  八爷道:“我的嘴要是摔破了,不能说话了,以后谁哄你开心啊?”  张小燕捶了八爷一下道:“少贫嘴了,好好骑车。”  “娘子你就放心吧!保证安全把你带回家。”嘴上虽然说的轻松,八爷心里可是紧张得不得了。刚刚学会骑车,现在又带个人,看着河水总感觉自己要倒下去一样,总害怕掉下去,越想越紧张。  一紧张手就发抖,手一发抖车就不稳,车一不稳八爷就更紧张了。手心隐隐出汗,感觉滑腻腻的。终于在成功躲避一颗石子时,伴随着张小燕的一声惊呼!两人双双落水。  水不深,到大腿处。由于两人是扑在水里的,所以从头湿到脚。八爷看着张小燕头发上滴落的水滴,干笑两声道:“呵呵!这下真的是鸳鸯戏水了。”  张小燕狠狠地瞪了八爷一眼没说话,却是一脸的黑线。  八爷见张小燕不接话还一脸不善,又自顾说道:“这下不但是大喜临门还是双喜淋头啊!”  张小燕气道:“我回去,我不嫁了,哼!你自己淋个够吧!”说完转身作势欲走。  八爷急道:“别别别别啊!你若走了,我爹非得扒了我的皮不可,难道你忍心么?”说完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  “行啦,快上去吧!”张小燕白了八爷一眼,刚走两步就皱眉弯腰在水里摸索了一会。八爷刚要问怎么了,就见张小燕提了两只灌满了污泥的鞋子出来。  张小燕一边皱眉清洗鞋子一边恨恨地瞪了八爷一眼,八爷自知理亏,有错在先,讪讪的不说话,在一边老实地看着。  洗好鞋子,张小燕又犯愁,离岸边还有段距离,不知该怎么上去。八爷看出了原因,知道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暗暗走了过去,揽腰抱起张小燕。  张小燕惊呼一声道:“你干吗?”  八爷道:“这水底都是淤泥,我抱着你,你把脚洗干净,再穿上鞋,我再抱你上岸,这样你的鞋子就不会再脏了。你看,我对你多好?”说完不忘自夸一句。  张小燕被气乐了,捶打八爷的胸膛道:“还对我多好?这不都是你害的?还好意思说,害不害臊?”  八爷道:“再打我可撒手了啊!”  张小燕道:“撒手吧!这样子回去被人笑话死,不如就在这淹死算了。” 共 19199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逆行射精治疗方式多 能够任你选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好
癫痫疾病有哪些症状
标签

上一页:凌寒

下一页:西施作于2007年2月11日

友情链接